梅洛龐蒂與身體按摩

這兩天因為看到【身體記憶,比大腦學習更可靠】這本書裡提到梅洛龐蒂認為我們對於世界的感知都從身體開始,於是我就非常有興趣地上網尋找關於梅洛龐蒂的知覺現象學,在看了紀金慶老師的幾部說明影片後,就寫下這篇關於梅洛龐蒂與身體按摩的心得:

梅洛龐蒂(Maurice Merleau-Ponty, 1908-1961)是法國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他的「知覺現象學」提倡知覺透過感官成為身體的延伸,透過帶回身體的感官知覺我們可以讓自己扎根。

現代文化多半崇尚思維,而梅洛龐蒂覺得,透過外加的知識例如科學來了解世界,就像戴著眼鏡來看一切事物,而直接透過感官、不受思維綑綁來感受一切事物,就好像打開我們關閉已久的宇宙 ─ 也就是身體和知覺。用身體、感官和知覺恰恰可以讓我們了解那些科學沒告訴我們的東西,也就是世界的原貌。

相對於笛卡爾認為世界由兩種物質和心靈兩種不同的實體所構成(實體二元論),梅洛龐蒂提出知覺的第一性,也就是「在事物、真理、價值為我們建立起來的那一刻,我們是以知覺經驗的形式在場的」,他認為精神和身體是合一的,精神層面就植根於我的身體中,而身體本身就是主體,而不是無思想或機械化的。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知覺是一個人在世界上「現身」所導致的。

梅洛龐蒂在晚年的著作「眼與心」裡寫道:

梵樂希 ( Valéry ) 說:畫家「提供出他的身體」。事實上,我們也看不出「心靈」要如何作畫。透過把他的身體借給世界,畫家才把世界改變爲繪畫。要理解這些全質變化(transubstantiations),必須回到實際運作中的身體,它不是一塊空間或一簇功能,而是視覺和運動的交纏。

我只需要看看某物,就可以知道如何與它接合、連通,同時我可能不知道這檔事在神經機制中是如何發生的。我的可動身體在可見世界中並做爲它的一部分,這就是為什麼我能夠在可見者之中引導它。

身體工作者和藝術家一樣,在進行創作時全然打開自己的感官與知覺,讓世界甚至宇宙藉由創作者的身體來體現。就如同我所學過的肯園療程、奧修能量平衡個案、頭薦骨共振等身體工作,都因為具備這樣子的特質而足以歸類在現代藝術的範疇,就像具有療癒力的畫作、音樂等藝術品一般。在按摩藝術中,按摩的給予者也同樣透過在感官中的覺知傳遞萬有存在中的療癒能量。有趣的是,按摩的接受者不但同時身為被創作的對象和觀眾,而且可以是共同創作者,在開放的身體感官和知覺中體現宇宙的奧祕。

無論是按摩的給予者或接受者,在按摩的過程中開放感官、不做分析,就只是把知覺帶回身體,就能用全新的、最原創的的方式來感受生命。事實上,如果我們嫻熟於將感官知覺帶回身體,生活中處處都是藝術、都是療癒的素材。讓我們一起用身體來感受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