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娜娃妮塔 Navanita Harris

2010年我出了一場車禍,左膝的後十字韌帶斷裂加上幾處骨裂,因為在那之前的工作壓力很大、生活也一團亂,所以從受傷的那刻起,我反倒覺得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回想起來從住院期間我還蠻開心的,因為行動不便讓我的生活步調整個慢下來,可以享受一下寧靜的日子。

拆石膏之後沒多久,我的好友 Dejara 邀我去參加娜娃妮塔 Navanita 帶領的「活力與健康~~移動是醫藥」課程,當時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動態的訓練,就穿著護膝跛著腳前往淡水奧修花園。課程一開始就是跳舞,我透過翻譯問娜娃妮塔我可以跳舞嗎,她問我受傷多久了,我回答大約3個月但還沒完全恢復,她說那沒問題的。然後我就真的跳起舞來,起初還不太敢把重心放在左腳,後來越跳越開心、越起勁,還可以做出跳起來在空中轉身後落地的動作。娜娃妮塔的指引對我來說很清晰而有畫面感,我聽從她的引導讓身體帶著我移動,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頭腦也夠放鬆下來,她看了我的動作,還問我說是不是以前有學過跳舞或肢體表演,我覺得很開心,自從離開肯園以後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我深深覺得娜娃妮塔帶領的移動式靜心非常特別和珍貴,而且對我來說影響很大,我在課程裡找到身體資源、動態靜心、放下頭腦和快樂細胞的體驗,而且訓練出的靜心深度真是厲害,我還記得在課程剛結束那幾天的一個特別經驗,我在等公車時,突然感覺時間變慢了,細雨一滴一滴輕輕地斜打到我身上,微風用不同的節奏和速度吹著我,就連陽光落在身體的角度也不停在變化。我當時真的很開心,娜娃妮塔還推薦參加她的先生尼騰 Neeten 在高雄普那空間帶領的奧修能量平衡訓練團體,這個推薦也造就我日後轉換跑道,成為現在的身體工作者。

在一次聊天中,娜娃妮塔知道我信奉藏傳佛教後,她回應我說她的靜心是從綠度母而來,我對我們有共同的傳承感到又驚又喜,而有了更深一層的連結,而後我送了一幅綠度母的唐卡給她,她看起來超級開心的。後來的許多年她一直邀請我參加她的其他訓練課程,可是我因為專注在奧修能量平衡還有其他身體工作的訓練就沒有再參加。直到2017年8月高雄普那的南西姐 Nancy 邀她、尼騰和威德我們五位一起在台北喝下午茶,那是我最後一次面對面跟她聚會,她聽說我那個時候我有做聖木淨化噴霧,她很喜歡那個味道便跟我買了一瓶,我真的很開心她會喜歡。

我一直不知道她的病情,因為在視訊中、在留言裡她總是那麼高興、那麼有活力的樣子,直到她在今年2021年過世我才嚇了一跳。我真的覺得這幾年沒有上到她的課非常非常可惜,回想這十幾年的點點滴滴,才發現她在我的生命留下很深刻、重要的影響。在她剛過世後的某一天,我感覺到一股整合過的能量流入我的身體,並且感受到體內、體外和萬物之間的空間,我深深覺得這是來自娜娃妮塔的祝福,或著說這是透過我們之間的連結而發生的。我心存感激,覺得此生遇到娜娃妮塔這麼特別、這麼棒的老師,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謝謝娜娃妮塔在我生命中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