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個案體驗者分享, 日式面部按摩

園丁的日式臉部按摩心得

今天受到雷門學長的邀請被他好好的照顧了一下
園丁今天休假一天
犒賞一下自己一個月下來新開店的緊張不安~

彷彿從人間飛向雲端的過程
層層的拆解 慢慢的卸除 緩緩的飄起 輕輕的落下
在手指與手指間如彈鋼琴般的清彈傾瀉彈指在肌膚之上
溫暖而可信賴的雙手貼緊延伸這脖子 握持肩膀

我不知不覺間進入了一段飛翔
我不知道我去了哪裡 也不知道我該要去哪裡
我只知道我正在享受著飛翔 一個人的旅程
暖暖的 空空的 輕輕的 飄飄然的…
然後降落在軟棉棉如雲端上的床面上
沒有目的 只有專注在自己身體的“清”跟“空”還有“靜”的內在釋放的旅程之上

回到現實上
看了一下握著我的手的雷門學長
我知道我是安心的ˇ放鬆的ˇ自在的 愉悅的~
這不再是一個臉部按摩 是一次情緒跟身體淨化清空的旅行~
謝謝雷門學長

原文出處:療癒 聊寓 spa 芳療

個案體驗者分享, 日式面部按摩

日式面部按摩體驗–Esther宜伶

雷門建立一個安全而溫暖的場域,在按摩的開始之前感覺到自己,感覺到漸趨平緩的呼吸。像是細緻的雨一般,輕柔而明確的點按在肩上臉上,點按在急躁思緒中,彷彿看到自己腦中有雜亂的線纏繞,一圈繞一圈。然後在顴骨上崩解了這陣子的疲憊,鬆懈了緊張的筋膜,在下巴聽見順水流而上魚的悠遊,逐漸模糊了意識。

結束療程後,感受到累積的疲憊席捲而來,內在卻進入定靜安然的狀態,觀看著這份疲憊,讓思緒跟隨著流轉。

這次體驗後,發覺自己習慣用同一種表情與情緒,去面對同樣的事件,當糾結不再回到原來的途徑,眼睛亮了心情也跟著舒坦,我們永遠能夠重新選擇,能夠輕輕掛上微笑。

個案體驗者分享, 日式面部按摩

日式面部按摩體驗心得–金小珮

跟印象中的面部按摩努力拉提不同,手輕柔的撫過下顎嘴角,當下想到細碎海浪,還有山裡的清風~

不斷重複的動作,振動慢慢擴散到臉的其他部位,像把臉皮跟臉分開來,接下來的動作釋放臉的壓力,最後,再把臉皮好好地安放回去。

按摩後氣色非常好,臉部肌肉拼命上揚,平日社交面具戴久,被束縛的臉,在按摩過後解放,輕鬆自在,謝謝你給我的體驗!

個案體驗者分享

日式面部按摩體驗心得–布拉拉

按摩過程中很舒服放鬆,其實真的有睡著。像是漂流在宇宙的感覺。黑眼圈有變淡了,化妝時也很好上妝。臉部表情線條也放鬆了點。

溫柔的手法跟溫暖的掌心,冬天時做臉部按摩應該更享受。

我不會承認過程中我想起了前男友,雖然有時候還是很傷心,但也沒辦法,緣分盡了。我會慢慢放下的。

靜心與修行

兒童靜心方法:吵鬧起來,然後安靜

轉貼自奧修每日分享

(一個門徒問):奧修,我6歲和7歲的孩子在學校裡有時候喜歡亂吵亂跑,我不想強迫他們待在座​​位上保持安靜。

奧修:

做一件事:每天,至少兩次,給他們15或20分鐘,讓他們瘋,完全的瘋起來,讓他們想幹啥就乾啥——蹦跳、尖叫、大聲嚷嚷。

早上,在你開始上課之前花20分鐘。你也參與進來,那麼他們會非常的享受其中——你也跳也叫,參與進來,那麼他們也會真的投入進來。一旦他們發現自己的老師也這樣做,他們就會投入和享受其中。

只要15分鐘就夠了。告訴他們,他們能有多鬧就多鬧,做任何他們想要做的。然後告訴他們停下來,靜靜的坐5分鐘;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棒的靜心。

如果你感覺它管用,那麼下午放學之前,再做一次。兩三個月之內你就能看到孩子們身上發生了這麼大的改變……簡直難以置信……

他們被壓抑的能量需要釋放出來。事實上他們有這麼多的能量,我們強迫他們安靜的坐著,但是他們做不到,所以他們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只要逮到機會他們就會開始搗蛋,搞惡作劇。

只是允許他們,試試看。這會有極大的幫助,你將看到:他們會變得更聰明,他們的注意力會更好,他們的聽力也會變得更好,他們的理解力會變得更好。因為他們的負擔已經沒了。

學習與心得

無念禪第三天心得

今天進入到無念禪的第三天,我和我的上台恐懼症再亂語中玩遊戲,我玩得很盡興,同時也連結到身體和能量場與外界(他人)的關係,在脆弱與愛之間看到可以共存的空間,對我來說這應該算是有所突破吧!

到了第二階段靜坐大概到了最後20分鐘時感到不耐煩,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到底什麼時候才結束?團體分享時尼騰對於這個狀況回應了一句話讓我覺得相當受用,他說「允許並不一定要跟隨」,我豁然開朗,的確頭腦或情緒出來的時候,可以允許、接納或跟它一起遊戲,但是不需要“跟隨”,只是讓它來也讓它去,看著、覺察而不與之對抗或抗拒,甚至因而產生更多的情緒堆疊,讓情況更為複雜。

亂語真的一個很棒的靜心,在亂語中可以無保留的發洩情緒、可以角色扮演、可以像孩子般遊戲,我想身在這個時代的我們真的需要每天找時間來做這個簡單的靜心,而且只要花15-30分鐘的時間,重點在於持續累積,在過程中的發現和探索內在,這是奧修給世人最珍貴的禮物之一。

學習與心得, 關於能量平衡

「禪的碰觸」課程第二天心得

今天早上看到一段話很有感觸:

「真正的發現之旅不在於尋找新風景,而是擁有新眼光。」“The real voyage of discovery consists not in seeking new landscapes, but in having new eyes.” ―法國作家馬塞爾.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

雖然我上過好幾次尼騰Neeten老師帶的能量平衡按摩課程,再次回來上「禪的碰觸」依然有很深的體會,老師40年來每天做靜心所累積的深厚底蘊,充分展露在帶課的品質上,除了按摩技巧之外,老師其實是在傳承從前跟著奧修向內在探索的經驗,每次上他的課其實像是在進入靜心的團體,當團體進到很深的狀態,真的令讓我非常感動,而能量平衡按摩確實也是一種靜心的按摩,因為唯有連結真實的自性,穿越情緒與頭腦的制約,才是徹底的療癒之道。

老師每年教的內容都有一些更新,而且每天總是會被老師的一兩句話所打到,提醒自己在平常給個案的過程裡忽略的重要元素和精神,而且,這次的課程內容真的太充實了,首次在台灣開的「禪的碰觸」,依照目前教的進度來推算,上完課後加上充分練習就可以做出2到3個完整的個案,從前我們要花上2天上的課,這次不但1天就上完了,而且還有加上很多伸展技巧的補充,我想這或許是因為我們早上有做無念禪靜心,所以整個團體的教學品質大大的增加,有來上課的同學真是賺到了!

雖然一樣是按摩課,但每次上的時候都有新的收穫,因為內在改變了,看的東西也就跟著深入,體會到不同層次的風貌,所以當課程結束,回到平常給個案的時候,縱使技巧相同卻能做出更好的品質、更歸於中心,對自己和案主都有很大的幫助,真的是太棒了!

學習與心得, 關於能量平衡

奧修無念禪第一天的心得–定錨

今天又誤打誤撞接觸到奧修三大靜心療癒(Born Again再生、No Mind無念禪和Mystic Rose神祕玫瑰)中的無念禪靜心,進到「禪的碰觸」(奧修深層組織按摩與無念禪靜心)課程,這個團體是由我的能量平衡老師–尼騰Neeten所帶領,由於很久沒有連續靜心2小時,加上前一天睡眠不足、早餐又吃不多,所以到中午靜心結束時,整個人都感覺氣力耗盡,後來飯後沖澡完睡了午覺才覺得精神恢復。

重點在於,下午的第一個交換練習,我當接受者的時候,在枕骨釋放的過程時,我又出現而進入無意識睡眠的狀態,平常的我可能會覺得這種情況是一種休息的狀態,可是在經過早上的靜心之後,我突然覺得這種情況應該是被情緒或能量“襲捲”而導致睡著,我想起前一次在頭薦骨共振進階課程–出生動力模式中Chintan欽騰就有跟我說到襲捲的議題,但是我都聽不太懂,今天突然在睡醒之後,懷疑應該是進入這個狀態。

於是下午當老師的示範Model和交換練習時,我就有意識地內在定錨,把身體和心理感受的感覺、感知和能量當作是過眼雲煙,讓它來也讓它去,不再執取、隨順或被吸入,於是乎就沒有出現“昏迷”的被襲捲現象,我很高興,我被這個狀況困擾了15年以上,我想是拜無念禪所賜,謝謝Nancy舉辦這個課程,也謝謝一切的善緣成就!

個案體驗者分享, 日式面部按摩

日式面部按摩體驗心得–Agyana

其實我主要是為了考慮將來是否也要上這門訓練課,剛好帥哥雷門開放體驗,所以我趕緊報名,很開心地是他特地加開時段,讓我有機會體驗。

一開始他先由我的手臂兩側連結我的身體,這讓我可以放心把身體交託給他,因為也是身體工作者的我,最怕的是遇到那種自己沒準備好就開始急忙碰我的身體的給予者。

然後他從我的肩後和脖子後面開始按摩,這種深層組織按摩蠻舒服的! 換到我的左邊脖子時,我的左邊脖子興奮地說: “耶!來了來了!”,來到我的脖子前側時,彷彿是在輕輕撫慰著小baby時的我的肚子,此時我的大腿內側也慢慢釋放鬆懈下來。我的頭腦已不記得小時候被小叔賞巴掌的臉是哪一邊,但按摩左臉時清楚浮出我小叔的影像,是的,身體是有記憶的,創傷在那裡,當按摩完左側臉,頭被擺向另一側時的空檔,我的左眼慢慢流下淚來。

整個臉部按摩是很細膩,時而像是大小水珠落在湖面上,時而輕柔地安撫著,最美的是那空白處,有份靜定發生了,同時我被按摩的區域以外的身體其他地方,依序如雙腿,肚子,胸,脊椎以及兩臂,也隨著它自己的速度整個慢慢地服貼在床上。做完後,我慢慢起身感覺我的身體非常的挺直! 臉部也非常的Q彈,超滋養的面部按摩個案,感謝!

個案體驗者分享, 日式面部按摩

日式面部按摩體驗心得–阿曼達

總是一號表情是對雷門的第一印象。

一樣諮詢了一會,日式臉部按摩療程開始,順著肩頸而下,遇到了阻礙慢慢滑過,平順了再換下一步驟。行雲流水,空間僅剩樂音與牆外雜音。能量之手幾次來回,將頭輕輕抬起,起始下個步調。

純露面油溫暖了下巴頸部,接著左右臉,除了堅毅的按摩力道,指頭彈琴般的咚咚敲著,臉部肌肉緩和慵懶著,腦海時而冒出許多想法思維,也叮叮咚咚的敲著我的心。然後以為清醒,卻幾次被自己濃重的呼吸聲驚醒,原來我的呼吸聲是這般樣貌,第一次體驗。

簡單的詢問幾句,療程又進入下個輕巧緩慢的節奏,慢地讓人躺不住,輕的讓人有極大落差感,又或是失落感。(淙淙流水忽而轉涓滴細流。)

結束了,咦!結束了。未習慣所有動作結束後的那段安靜。

《回饋》

1. 謝謝雷門

2. 晚上摸臉明顯感受它消了,感覺之前比較腫。

3.自拍照片臉好臭,導致一時分不出法令紋以外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