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記憶

我的按摩主要是18年前學自肯園溫老師及學長姐、10年前學自尼騰和5年前學自阿努,每次在受訓時總是覺得很快樂,所以這種喜悅的心情跟按摩技巧同時綁在一起融入到我的身體記憶,每當我給予按摩個案時,就很容易連結到喜悅的心,也因此我喜歡做按摩。

身體記憶是很奇妙的,雲門舞集舞蹈教室有一句標語是:「身體學會的,誰也拿不走。」舉個簡單的例子,喜歡騎車或開車的人,他們的身體學習到的駕駛技術也跟愉快的情緒綁在一起,就算經過很長時間沒機會騎車或開車,一旦坐上駕駛座,感覺很快就回來了,不會忘記。

以上的例子都是身體記憶伴隨著正向情緒,那有沒有是伴隨負向情緒的呢?

去年我開始學習俄羅斯西斯特瑪武術,當時我感覺到自己腰胯的地方不知道要怎麼控制和放鬆,同一時間剛好我進阿努的寧靜碰觸團體當助理,阿努也發現我的髂腰肌是緊抓不放的,當時我自己探討的面向是在控制與抑制的議題。直到今年跟洪宗基老師學習縱鶴拳,在練習蹲馬步的時候一直被提醒要鬆胯、屁股往後坐,但就好像有一股習慣的動力讓我會下意識地把胯挺出去,在練習的過程裡,我腦海第一個浮現了小學時被罰半蹲的記憶,當時的心情是很不情願、痛苦,然後腳很痠。第二個浮現的記憶是國中考試考不好的時候,老師用一支很長很長的籐條打屁股,少一分就打一下,我記得當時其實是含著眼淚的,很不甘心被打。由於這兩件事,所以我後來無論是站著或走路都常常把骨盆往前頂,又叫做挺肚,但我自己不知道,只是常常被人提醒,然後拍照覺得自己站姿不好看,腰也容易痠,但就是改不過來,不知道怎麼調整自己。直到學習武術後,靠著練習正確的動作,加上老師和學長的口語提示,還有在物理運動治療方面向同事討教後,才慢慢一點一滴改善。

這些親身的經驗對我來說很寶貴,所以我反對體罰小孩,而且我希望在自己的按摩教學裡,儘量給同學們好的環境和愉快的教學氛圍,我想推廣的是讓人感覺舒服、有支持性的、安全的、愉悅的碰觸,我想有好的身體記憶對我們一生的發展和社會的和諧會有很大的幫助,越多人有好的身體記憶,影響的層面就越大,期待未來我的構想會一步一步地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