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恤醫護人員芳療志工
學習與心得, 未分類, 關於能量平衡

體恤醫護人員志工感想

七月份很感謝有機會到淡水馬偕,參加為八仙塵爆做的體恤醫護人員芳療志工,因為曾經身為醫護人員,所以知道醫護工作除了需要專業、耐心和體力之外,還需要關懷和愛心,然而如果因為重大傷患增加造成負擔過重、體力無法負荷之下,難以維持良好的品質來照護這些加護病房的受難者,因此本來就在找尋服務機會之下,看到麗環姐的發起之後,便義不容辭的採取行動,希望能對這次意外事件有所幫助。

這次志工服務能成行除了要感謝雪皇的牽成,還要謝謝麗環姐的聯絡及全家出動支援,她甚至還為此次買了一張全新的按摩床,真令人感動,馬偕院方也派出院牧部的婉媚細心地幫我們打點按摩的環境和排班,還犧牲下班時間每天陪我們到晚上八點。意想不到的是,醫護人員們非常客氣,對於免費的按摩起初還不好意思接受,加上他們工作真的很忙,還是院牧部的關懷師一直宣傳和推薦才慢慢服務到幾乎所有急診室的團隊。

然而真如俗話所說:「施比受更有福」,每次服務的當下和結束時,總是覺得很開心、豐足,或許比去旅遊一趟還要快樂,然而更棒的是,在初期在她們只能用坐姿來讓我做能量平衡的這個受限條件之下,反而讓我激盪出運用能量平衡的第十個個案─「整合」的精神,活用能量平衡的技巧,使之不受於場地的限制,而一樣發揮讓施作與受做者都回到內在的放鬆。

人生是不斷的選擇和經驗,在此記下這個讓我充滿感激的美好體驗。

2010年9月雷門與尼騰第一次合照
未分類, 關於能量平衡

德國老師尼騰回答關於能量平衡的問題

以下採訪引用自普那生活空間


能量平衡(Rebalancing)- 蛻去舊有的習性並找到你的中心

在忙亂的每日生活中,有許多人會將自己放在次要的位置。他們覺得凡事倉促、不輕鬆、背痛或有其他的不適症狀。而”能量平衡”則是一個可讓自己回到平衡的方法。

此種身體工作的手法,是在靈性大師奧修(Osho)於70年代所創建出的社區中產生,它結合了羅夫按摩(Rolfing)、費登奎斯(Feldenkrais)與亞歷山大療法(Alexander)。它的作用非常成功,而現在就要請尼騰(Manfred Neeten Hendrich)來為我們解釋這種療法為什麼會那麼有效。

尼騰是一位在各地方有25年經驗的身體工作者,其中包括他目前所工作的、位於波羅的海邊的Biohotel Gutshaus Stellshagen療癒中心。同時,他也是一名受過能量平衡有18年時間(註:截至2013年為止)的治療師。

編輯:能量平衡與傳統按摩的差別在哪裡?
尼騰:我們所針對處理的並非只是症狀,而是個人的整體。我們將症狀視為能夠幫助我們變得健康的朋友,於是我們的手法會因為不同人而有所變化。除了深層的組織工作與關節釋放,根據需要,我們還會添加其它元素,如姿勢訓練、呼吸工作或者靜心方法。

編輯:能量平衡的效果快速嗎?
尼騰:是的,因為結締組織是很有彈性的。不舒適的情況有時候會在一次個案後就消失。

編輯:那麼你為什麼會建議要進行超過一次以上的個案呢?
尼騰:是這樣的,因為身體會儲存姿勢上與動作上的錯誤,所以人會再度回復到他們舊有的動作模式,而又失衡。當你能學會放下你的舊習,那麼那些不舒適就沒有必要再回來,你就能重新感到動作上的輕鬆。

編輯:身體到底儲存了什麼?
尼騰:所有身體的經歷、以及它所執著的情緒,例如因為開刀或者受傷所造成的創痛。透過身體的接觸與發展出健康的覺察力,我們就能夠讓這些負面事件過去,重新經驗自己。

編輯:個案會對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影響嗎?
尼騰:當你能找到身體的中心,你也就會獲得一種心靈上的平衡。呼吸更沉著、姿勢和動作上也會有更多觀照。我們也會給案主一些回家可以做的小練習;像是”每次你開門前都先深呼吸”或者”在睡覺前把手放在腹部”。這些練習可以搭配每個人所熱愛的運動或者其它活動一起進行,做瑜珈、跑拉松或者在花園做園藝都可以,重點是要覺得好玩才能夠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