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寶貴時刻

前兩天有一位案主第一次來接受能量平衡個案,我對他在個案後的簡短分享印象深刻,不同於她接受過的其他按摩 — 總是想奮力推開身體”阻塞”的地方所產生的疼痛,能量平衡個案所經歷到的痛感覺是有終點的,過程中雖然有些時候真的快要到達耐受的極限,但就是可以”待在”那個痛的旁邊,感覺它漸漸消失。

我覺得這個分享很棒的原因,除了他講出能量平衡個案的其中一個很大的特色 — 疼痛或身體的瘀積阻塞可以透過臨在來面對與消融,甚至心理情緒瘀積的也是如此;另一個原因是他找到了一個新的經驗身體的方式,透過個案執行師所提供的支持,這也是這個工作有趣的地方。就連每週固定來接受個案的案主,幾乎每次都可以發現自己身體有一個”新的”部位竟然有不同以往的感受,例如他們會說:「我從來不知道我的背部脊椎兩邊會這麼痠!」或是「我今天終於可以感覺到我的脖子了!」聽起來真的很有趣,實際上對他們來說更是!

所以如果有機會,可以體驗一下能量平衡個案,就像喝水一樣,總要親自喝下才能感覺到冷暖等等感受;如果在個案之後,更要在日常生活中意識、保持臨在的片刻,連結身體以及其相對應的情緒,就只是待在那裡看著那些升起與消融,這些其實是生命中非常寶貴的時刻。

好奇心、敞開和扎根

好奇心、敞開和扎根

 

在給予和接受能量平衡個案的時候,甚至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都可以有像偵察員般的心態:好奇心、敞開和扎根,用這種品質來探索身體和周圍的世界。

好奇心、敞開和扎根這三個元素可以讓我們身體更流動、心靈更喜悅~

身體的智慧

東方人覺得”眼皮跳動”的時候,好像代表有些事情要發生了;而英文中的”gut feeling”也有相同道理,當胃腸有特殊感覺的時候,似乎有些直覺的事也將要到來。

奧修說:「身體有它自己的智慧,比頭腦更有智慧。頭腦是不成熟的。身體沒有頭腦已經有好幾千年了。頭腦是新來的。它有許多事不知道。所有基本的事,身體仍舊維持運作。只有無用的事才讓頭腦去思考:思考哲學、神、地獄和政治。」北京中醫藥大學曲黎敏副教授也在講黃帝內經時說道:「身體比頭腦更聰明,頭腦是有為,身體是無為。」由此可知,身體的智慧超乎我們的想像,因為現今這個時代,我們常常依賴頭腦思維,而忽略了與身體的連結,所以當身體發出一些訊息想跟我們對話的時候,往往被忽略或誤解,甚至被壓抑。

最近引起我感興趣的一則新聞標題寫著:「身體感知能力強的交易員賺錢更多?」研究發現身體感知強的交易員所賺的錢比較多,而據說有「金融大鱷」外號的億萬富豪索羅斯在背痛發作時會大幅調整其投資組合。所以他們得出一個結論:身體和心靈是緊密交織在一起的。神經學家聲稱,交易員的優勝劣敗圍繞生理因素展開,因此身體健康是重要的,而如果交易員更擅長傾聽自己身體對市場動態發出的信號,他們往往能夠賺更多錢

這讓我想起去年大衛.伊葛門在TED的一場演說 (當時他引起我對於”感官替代”和”感官附加”的興趣而寫了「開發新的感知經驗」這篇文章),僅僅是身體觸覺接收外界訊息轉化成的動能,就可以讓完全聽障者可以”聽”到外界的聲音(感官替代,第一張圖)。而他剛好也運用感官附加的這種身體智慧來做操作股票買進和賣出的實驗(第二張圖)。

大衛.伊葛門感官附加

大衛.伊葛門股票測試

當然,這些只是身體智慧的一小部分,如同中醫和新時代的思維─”身體是宇宙的縮圖”,宇宙有多浩瀚,可想而知身體也值得我們用一生的時間好好來探究和請益才是。

擔任上海能量平衡訓練助教心得

中國第一批能量平衡執行師結訓
這次有幸擔任在上海舉辦的 中國第一批能量平衡執行師訓練的助教
深感榮幸!
感謝主辦人高雄普那生活Nancy以及大陸的主辦人及同學們
特別是這次的場地空間和膳食是特別棒的

我的第一個心得是
靜心的力量是強大的!
回想起半個月前 上海能量平衡團體開始的時候
同學們要求每天早上7:00都想要做動態靜心
老師也非常鼓勵
特別對我說 建議我嘗試連續做21天的動態靜心
剛開始的3天的確有個關卡 感覺小腿肌肉很酸
不過到了第4天後就漸入佳境 開始嚐到平靜的感覺
有一些領悟不知不覺地浮現在心頭

這次團體中 我也看到了自己習慣去”過度服務”人的模式
探究其原因是很有趣的
這跟我的成長背景當然有很大的關係
另外一個部分是我男性能量的不彰顯
這也是日後自我探索的一個很好的方向

最後的感覺
中國真的是很大
光是一個上海市的人口就相當於整個台灣
到了大地方 心量也隨之大了起來
希望對以後的分享和個案會有正面的幫助

敞開與穿越

201604能量平衡進階團體

這次4月份的能量平衡進階訓練,是我接受過手法技巧最少、但內在感受最大的一次。

從前關於”敞開”這個關鍵字,在數年前第一次上能量平衡課程起就不斷地被提到,然而我幾乎沒有意識到:深層存在的恐懼讓我不斷地閃躲和緊縮,直到這次訓練課程的某個早晨時機成熟,因為一件小事情讓我害怕到牙齒都在打顫,但是在安全的環境下,我覺察這個情緒並允許、陪伴它充滿全身,十幾分鐘過後那個害怕的感覺漸漸不再那麼明顯,接著我找到一些資源支持自己,而後在一兩個小時之內整個過程來到完成。在這個經驗之後,我才明白體會到什麼是敞開和穿越,之後的幾天也可以更清晰地在日常生活中練習保持這份覺察。

宋朝無門慧開禪師云: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如果要能沒有情緒的負擔掛在心上的話,保持敞開應該是一個很大的關鍵,想要親身感受到這個療癒過程,參加能量平衡訓練團體和接受能量平衡個案都是很好的途徑,我很幸運地可以接觸到這個身體工作,希望日後也能繼續在這條道路上付出與學習。

在此要非常感謝Neeten尼騰老師,還有普那生活空間的Nancy南西,他們將能量平衡這個身體工作帶進台灣,持續之今已經15年的日子,願這個自利且利他的課程和個案能夠廣大地造福世人,讓我們的社會因為身心能量平衡而天天都是好時節!

以愛之名,從愛出發

奧修談按摩

2016.3 能量平衡Neeten尼騰老師的話:

親愛的朋友們,今年,我們完整地提供 30 天的能量平衡按摩訓練課程。之前我們已經完成了第一階與第二階的訓練,我想要邀請各位持續探索這個美麗的能量分享方法。

第三與第四階的設計,將會更加地深入你的身體,開始觸及核心。這不管是用在日常生活,或者學習由我們的中心來進行身體工作,都是非常有幫助的。在我的經驗裡,這階段將會修復許多創傷,支持你找回生命的力量。在我的觀察中,這對每一個人都將會是改變生命的大轉變。

我們經常在還沒完成前一步時,便直接想跳到下一步。這樣的行為模式往往可溯源自幼兒時期的心理發展。在那個時期中,幼兒向外的探索被父母阻擾,因為父母有不同的意志,父母希望幼兒能依循他們的意志去行為,而這違反了幼兒天生就具有的自然驅力。對於這樣的創傷,能量平衡按摩的完整訓練過程將會是相當徹底的療癒。對於內在深層與外在現實的覺察也將因此改變。除此之外我也看到了覺知身體工作在中國的巨大需要,因著人們開始意識到身心平衡的重要,願意且已準備好為身體與心靈的健康做更重要的投資,避免了其他無意義的空洞消費。也因此我在這裡以愛之名,從愛出發,鼓勵你們盡一切可能來完成完整的能量平衡按摩訓練。Neeten

Dear Kaveesha的分享

前不久,在一次的個案之後,得到了這樣的迴響:

“dear 雷蒙,終於忙完了漫長的一天。今天個案後時間匆匆有些回饋沒整理好,我想要感謝你,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個案噢!整個過程我都還滿保持對於身體的覺察,除了幾度很放鬆有點不見。有一段時間我忽然感覺到身體感知變得有點不同,那種邊緣變清楚,而且讓我回想到小時候,好像是小時候才有的對身體的感知。言語很難形容,可是很特別。然後我覺得你的關節釋放做得滿好的。 是想說說給你聽,希望你繼續多給個案!加惠大家!加油!”– Kaveesha

雖然都是一樣用心、不抱期待地做個案,但往往在得到這種回饋時,還是感覺到被滋養、被鼓勵,還有很多案主給我的鼓勵,即使是一句話、或一個喜悅放鬆的表情,都是支持我繼續給個案的動力,謝謝你們,我會繼續加油的!

關節釋放、頭薦骨平衡與運動按摩

基礎美式運動按摩證書

最近進修上課的頻率已經接近瘋狂狀態了,繼Anu的關節釋放工作坊幫助我打破在療程中的一些自我限制之後,Chintan的頭薦骨平衡複訓又再度提昇了個案的品質,最難整合的運動按摩,目前也盡力把其技巧融入在能量平衡的深層組織按摩中。

一次次的學習和一節節的個案,都讓我對按摩有新的體悟,關節釋放的精髓在於打破舊有模式,帶來新鮮的放鬆氣息,創造出活力和擴張。頭薦骨平衡在於以臨在的品質支持天生賦予的健康系統,創造出和諧與平衡。這些美的不得了的療程精神,需要一次次的個案去不斷經驗、沈澱,每當在療程室裡實現這些品質時,就是最開心的時刻,真的是樂不可支!

最新接觸到的運動按摩,其實是補充能量平衡的深層組織按摩的技巧,因為直接跟專業的物理治療師學習,所以在肌肉的解剖位置上能夠更深刻了解,還有放鬆肌肉的技巧也充實了許多,現在將其涵括在靜心品質之下,更能幫助身心連結,進入更深層的放鬆。

為了要帶給個案更棒的體驗,我會更努力加油的!

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原本只是想在季節交替的鬱悶時機,好好激勵一下身心的。

沒想到,竟經歷了一場身與心堅實的淬煉之旅。

起手式是傾聽,然後喚醒,和一點陪伴。

晃動身體的韻律,像在海的潮汐裡,在波浪潛沉。飄。飄然。

喚醒後的按壓揉捏推,是一對一的測試,每一種手法所反應出的感覺,都好複雜。我並不覺得特別痛,或是這場試煉特別難,只是覺得好複雜。 我甚至覺得,整個背面的按摩,根本就是對我這一生做總考核,好紮實、很深刻,這些複雜的覺受,和之前的按摩經驗相比,太深刻和豐富了,而治療師也非常踏實地測驗推敲,很像主考官也很像老師,好像要求我要過關,卻又在我能夠承受的範圍中,探查我的程度,一點都不鬆懈。

然後,我在按摩的過程中哭了,一開始只是輕輕啜泣,我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哭了,在一個喘息的空檔,哭的需要蜂湧而出,我不可遏抑地痛哭起來。

我覺得很苦。 是人生的苦,很苦。

即使我一生沒什麼重大挫折,區區的人生經驗,竟也感苦。

或者其實就只是哭了。那個時刻已經過去,我並不打算探究。

我很感謝治療師輕輕地把手放在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上,很久。

背面療程結束,我感覺治療師在確認些什麼,除了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我覺得腰、左肩,啊,大概說除了右肩胛骨,其他地方都依然吧?

我很謝謝治療師沒在左肩也繼續這麼紮實地施展技法,不然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呢?

做到正面時,我的胸口痛。但我依然很感謝治療師沒有繼續紮實地施展技法,我想我的心臟、胸口都會裂開,靈魂從心口處滲出黑黑的血,靜靜地淌流。

療程結束後,我覺得右肩很空,很鬆。好像什麼東西真的被釋放掉了。

我很想再體驗看看,看看我的人生是否通過考核,我也很希望,我的左肩、腰、胸口,也能獲得像右肩胛骨那樣的釋放。

20150929個案回饋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體驗者分享─編輯 楊小姐

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譯]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能量平衡是70年代末在印度普那奧修社區被發展出來,許多來自不同背景(羅夫按摩、新賴奇身體工作,特拉各爾工作,亞歷山大技術,費登奎斯等)的治療師在當時為身體工作準備了一個新的整體方法。

在奧修的指導和個人反饋之下能量平衡誕生了,這是西方科學方法結合東方冥想修行的相遇。在這種理念的新定位是,治療師和案主都能從個案中受益,當臨在的時候,靜心和身體覺知兩部分融合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技巧和靜心兩方面在能量平衡中都有著相同的價值。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ON

Rebalancing was developed in the late seventies in the Osho Commune in Pune, India. Many therapists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Rolfing, Neo Reichian Bodywork, Tragering, Alexander Technique, Feldenkrais, etc) were at that time ready for a new holistic approach to bodywork.

Under Osho’s guidance and personal feedback Rebalancing was born. It was a meeting of Western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ve practice. The new orientation in this concept was that the therapist and the client both can benefit from a session, when presence, meditation and body awareness are integrated parts. That’s why the two aspects of technique and meditation have the same value in Rebalancing.

翻譯原文出處:http://rebalancing-training.com/rebalancing-bodywor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