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Kaveesha的分享

前不久,在一次的個案之後,得到了這樣的迴響:

“dear 雷蒙,終於忙完了漫長的一天。今天個案後時間匆匆有些回饋沒整理好,我想要感謝你,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個案噢!整個過程我都還滿保持對於身體的覺察,除了幾度很放鬆有點不見。有一段時間我忽然感覺到身體感知變得有點不同,那種邊緣變清楚,而且讓我回想到小時候,好像是小時候才有的對身體的感知。言語很難形容,可是很特別。然後我覺得你的關節釋放做得滿好的。 是想說說給你聽,希望你繼續多給個案!加惠大家!加油!”– Kaveesha

雖然都是一樣用心、不抱期待地做個案,但往往在得到這種回饋時,還是感覺到被滋養、被鼓勵,還有很多案主給我的鼓勵,即使是一句話、或一個喜悅放鬆的表情,都是支持我繼續給個案的動力,謝謝你們,我會繼續加油的!

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原本只是想在季節交替的鬱悶時機,好好激勵一下身心的。

沒想到,竟經歷了一場身與心堅實的淬煉之旅。

起手式是傾聽,然後喚醒,和一點陪伴。

晃動身體的韻律,像在海的潮汐裡,在波浪潛沉。飄。飄然。

喚醒後的按壓揉捏推,是一對一的測試,每一種手法所反應出的感覺,都好複雜。我並不覺得特別痛,或是這場試煉特別難,只是覺得好複雜。 我甚至覺得,整個背面的按摩,根本就是對我這一生做總考核,好紮實、很深刻,這些複雜的覺受,和之前的按摩經驗相比,太深刻和豐富了,而治療師也非常踏實地測驗推敲,很像主考官也很像老師,好像要求我要過關,卻又在我能夠承受的範圍中,探查我的程度,一點都不鬆懈。

然後,我在按摩的過程中哭了,一開始只是輕輕啜泣,我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哭了,在一個喘息的空檔,哭的需要蜂湧而出,我不可遏抑地痛哭起來。

我覺得很苦。 是人生的苦,很苦。

即使我一生沒什麼重大挫折,區區的人生經驗,竟也感苦。

或者其實就只是哭了。那個時刻已經過去,我並不打算探究。

我很感謝治療師輕輕地把手放在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上,很久。

背面療程結束,我感覺治療師在確認些什麼,除了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我覺得腰、左肩,啊,大概說除了右肩胛骨,其他地方都依然吧?

我很謝謝治療師沒在左肩也繼續這麼紮實地施展技法,不然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呢?

做到正面時,我的胸口痛。但我依然很感謝治療師沒有繼續紮實地施展技法,我想我的心臟、胸口都會裂開,靈魂從心口處滲出黑黑的血,靜靜地淌流。

療程結束後,我覺得右肩很空,很鬆。好像什麼東西真的被釋放掉了。

我很想再體驗看看,看看我的人生是否通過考核,我也很希望,我的左肩、腰、胸口,也能獲得像右肩胛骨那樣的釋放。

20150929個案回饋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體驗者分享─編輯 楊小姐

個案體驗者分享─WE Studio沃慢Eva

Eva的分享

附註:超級感謝Eva的深刻分享
(其實沒有那麼痛啦,標題太聳動了~)
重點是在釋放過程裡 重現、經歷和讓過去未完成的情緒流動出去


以下摘自WE Studio沃慢的粉絲專頁,原文連結在此

前天給我以前的同期同學Raymond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 做rebalancing massage,這是一種以羅夫按摩為基礎的手法,沒有華麗的香香上油和柔情飛舞的撫摸(好吧這種就是我在做的芳療按摩),一言以蔽之這個按摩裡,Raymond就是會用各種方式「深入地掐住你的筋膜」進入再進入,尤其是平常很少按到的幾個肌群 (按摩時盡量不要穿紙褲哪,臀大肌和髂腰肌真的很需要被按摩)

我在被按到左腰的時候,一邊哀哀叫腦海一邊浮現了我最嚴重的一次左腳扭傷,是大學時在爬山的時候扭到的,而且扭到以後繃帶綁一綁繼續背著大背包下了五六百公尺,後來的春假原本想去的隊伍就不能去了。那個痛的感覺如實的浮現出來,受傷當時我強加鎮定(不然還有五六百公尺要下怎麼辦呢?也只能靠自己了難不成要別人背你嗎?)事後我默默懊悔自己怎麼會那麼不小心(連帶期望很久的春假隊伍都泡湯了),

然後眼眶突然就濕潤了。這多年以前的,腳踝的哀傷。

我當年唯一沒有做的事情,就是安慰和謝謝我的腳吧,它腫得如麵龜大,仍然帶我平安下山,想告訴我一些事情,而我視而不見還怪罪著,所以他依然在那個抽屜裡唉,直到被深層的按摩。

然後按到了我的小腿。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爬山募資的話題正熱,而我的健壯小腿也的確是大學時因為爬山搞出來的 (老媽最近才盯著我重提一次:妹妹你爬山以前的小腿很美耶)我一邊被按到哀哀叫,一邊持續想起了很多山上的片刻,那是一段對自己的身體極限及情緒極限都還不太清楚的年輕歲月,即使照片裡都是開心的笑著,但事實是,我常常把平地的問題帶到山上去,在山林中逼迫我的身體和情緒,而小腿紀錄了這一切。

像無聲電影一樣播放著記憶片段,一顆眼淚就這樣從左眼球滾了出來,真的是用滾的,好像身體裡的結石一樣,咚地一聲被按了出來,乾淨清爽。(事後和其他個案討論,有被按到大哭的,也有痛快開心下床的,所以每個人個人經驗不同喔)

結束後我的身體大概自我調整了一天,才恢復正常。

這個按摩如果夠安靜,你可以觸得到深層的私人身體記憶,如果沒有,至少能很深刻的感覺到平常感受不到的筋膜緊繃與放鬆後的差別。

也因為他和我在做的芳療按摩,手法實在是太不同了(療程中Raymond會一再口頭確認個案的承受度,每個部位花的時間很久,而且應該無法睡著,是個冷靜的按摩),我覺得想要深度探索自己的身體的個案,做幾次芳療按摩後就可以嘗試看看。沃慢的朋友可以透過我們預約。也可以直接和Raymond預約,說明是沃慢的朋友,在沃慢進行療程。

http://rebalancing.tw/

個案體驗者分享─WE Studio沃慢Wilo

WE Studio沃慢合照

附註:感謝Wilo寫了這麼棒的心得(^o^)


以下摘自WE Studio沃慢的粉絲專頁,原文連結在此

在6/15的時候,我約了Raymond的能量平衡療程。因為這陣子身體實在是太累了,需要好好讓身體裡頭的痠痛、疲憊釋放出來,不然長久下來對身心狀態都是不好的。

會想要預約 Raymond 是因為一些朋友都給Raymond做了,看到他們療程結束後的表情,我就想要試試看。

再者,能量平衡按摩其實是溫和版的羅夫按摩,這套按摩手法主張身體在遭遇大大小小事件時,會將當時的情緒、壓力吸收到身體的關節、筋膜、肌肉束中,唯有好好講這些壓力點做細密的處理、釋放,我們才能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

在療程中,Raymond 讓我側躺來按摩,一來側躺比較容易放鬆,而且能夠按得更深入,對於一些趴著容易鼻塞的人來說,也順帶解決掉這方面的困擾。

一開始先是搖晃,讓身體放鬆些,接著按壓脊椎兩側、肩胛附近的一些點,做一些牽引、放鬆再慢慢深入按壓,有些地方真的是根本沒有出力,就很痛,而且可以明顯感覺到是姿勢不良,或者慣用手而導致的痠疼。

而 Raymond 釋放那些痛點壓力的手法是很舒服的,完全就是依靠一手按單點加上另一手牽引,而不是使出蠻力深壓,所以隨著呼吸慢慢釋放放鬆,自己就能夠很明顯知道鬆開了,讓我想到以前給陳宏洲做的HST(溫和式整脊)

在療程中,我最痛的地方是屁股跟兩腳小腿,Raymond的雙手很穩定緩慢地從臀部外側按壓到臀部內側,我哀哀叫問Raymond:「這個地方是大家都這麼痛嗎?哎喲我的媽。」

Raymond 沈默了幾秒,跟我說:「其實很少人會按到這邊,因為我是男芳療師,很難跟客人說:『哈囉,等會洗完澡就全身光溜溜包著浴巾按摩唷!』這樣客人會覺得很怪啊,所以只有你們這些肯園人還有沃慢的客人可以接受這樣的按摩,其他都是帶過而已。」

我想想也是,不過沒有按到真的好可惜啊,穿著紙褲按摩爽感真的差很多啊 >”

剛剛我們有提到按摩一些點來釋放壓力,我覺得最奇妙的是並不是只是釋放那個點附近的肌肉、關節,比方說在按我的左邊髖關節、左腳腳掌、右邊髖關節,我都可以很明顯感覺我左腳膝蓋周遭有被牽引到,上下的韌帶都有感覺到舊傷,跟 Raymond 講了以後,他說:「你受的傷也太多了……」XD

星期三按摩完一直到星期六也就是今天,我都還是感覺到那些深層的疲憊在睡眠中被慢慢釋放出來,這真的是一套很紓壓的療程。

個案體驗者分享─全職媽媽郭小姐

yuanyuan的分享

在按摩中靜心,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就是這樣!不只按摩舒緩身體,更是讓整個身體沈澱下來,在深層的放鬆中進入完全的寧靜,然後累積的壓力、情緒就釋放了。

某些點很痛,尤其是腳,但那種痛是身體願意敞開接受的,痛完有一種帶著安穩品質的輕盈,很美好。

個案體驗者分享─自由工作者郭小姐

郭小姐分享

初次接觸能量平衡的課程,與原先想像的SPA能量按摩不同,從腳、腿部開始按摩,緩緩的、慢慢的,感受到一團溫熱的氣息從治療師的手心散發至腳掌,此時,因平時壓力累積的而腿部緊繃感逐漸鬆動;接著,治療師僅用四隻手指頭於身體兩側腰際穴位按壓, 沒有過多裝飾,只是簡單的動作卻能讓內心逐漸安穏;最神奇的是後腰脊椎處的感受,治療師單手擺放於後腰脊椎處數分鐘,是一股暖流浸入腰部的感動,體內細胞不再匆匆忙忙,而是逐步找回律動,平緩而規律的運行著;頭頸部的調和,使人不自覺的放空。

從波濤澎湃的海岸,緩緩進入海底深處的寧靜與沈穩,能量平衡,平衡能量,此刻,失衡無聲的離去,回歸最原本的自我。

個案體驗者分享─資深芳療師林靉

資深芳療師林靉的推薦

最近因忙著課程事務身心俱疲,看到雷門重出江湖一定要來找他好好整復身心

雷門目前專心一致在”能量平衡“療程上,並帶著靜心品質從内在的放鬆工作,在我體驗療程後深覺是……

從日常沉澱堆疊的慣性積累糾結
循序漸進鬆懈解離捆綁
最後……給予從容整合自癒
還給身心一片清淨

其實我個人覺得是這療程很適合給肢體工作者,一直照護別人,也該讓自己好好整合平衡,持續能量走更遠的路

個案體驗者分享─梳頭達人Mavis

個案體驗者Mavis者分享

能量平衡按摩手法

大家從肯園畢業多年,最後還是在身體的議題上重新相逢。

以前年輕面對身體的時候,總是希望客人的身體可以因為治療師的調整而立即有所改變。年輕的心志總是喜歡「知其不可而為之」。

記得那時候,你的手法也是這樣,企圖跟身體「對抗到底」。甚至我自己的手法也是這樣啊。不過現在你的手法真的進化,不痛了。

隨著年歲漸長,生命歷練漸豐,對於「身體」的體悟,用「知其莫可奈何而安之」,或是顱薦骨手法「無為的深入」,特別能夠跟你的「從內在的放鬆工作」,更加呼應。

這個手法的治療性,是無庸致疑的,因為我的右手有點小小的扭到,調整完之後,就完全的恢復正常。不過現在的客人,心裡的毛病,大於身體的病痛,調整完每一個部位,再加上一兩分鐘的「能量握持」,心理與身體的問題就可以一同處理。

絕對就是一個完整又完美的身體療程。

個案體驗者分享─琬婷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

第一次 胸腹療程

一開始聽聞是個會感到”痛”的療程,感到十分好奇,由於離開肯園之後自己也接觸了例如整復手法等課程,不再把痛認為是萬惡淵藪(在肯園時好像把痛視為一種罪惡似的,我想不只是我,許多芳療師可能也有類似的感覺),所以對於感到”痛”且結合羅夫調整手法的按摩讓我深感好奇。

一開始我似乎沒辦法很快進入療程,可能跟整個環境還不熟悉,跟Raymond也才第一次碰面,經過Raymond的一些安撫的手法,身體才漸漸變得柔軟。

療程開始後第一個觸動我很大的部位是我的左肩。那時我閉著眼睛,Raymond以兩隻手的手指按進似乎是我的三角肌前束和胸大肌之間的筋膜裡,那感覺好像是沿著那條筋膜掐住它,以便讓他釋放出內部的東西,在那一刻我的腦袋裡出現了許多畫面,多半是與悲傷的記憶相關,舊情人、痛苦的事件、對於生命脆弱的無助感的一些片段性的畫面,紛紛的淡入又淡出,那一刻我感覺悲傷的感覺大於痛覺(雖然也真的非常痛),那真是非常令人難以承受的感覺,於是我發現自己開始鼻酸,淚在眼中打滾,於是我請Raymond輕一些,他也照做了,但他的手離開我的肩膀時,確有一種悵然若失,好像只要再加一點力氣,更巨大的反應就會浮現。

右肩之後,Raymond開始施作我的右腹,做的是肋骨下緣腹外斜肌和腹直肌的部份,當Raymond的手按進橫隔膜以下的部份,我感到一陣痛感,但剛剛左肩的情感釋放仍持續,於是身體忙著應付著好幾種感覺,情緒和肉體的感覺,既痛又悲傷,在那一刻我才真實的體會到情緒原來真的會累積在身體裡的,而深層的按摩對於釋放情緒確實是有用的,這是做淋巴和肌肉療程時我所沒有體會過的。

做完正面,Raymond讓我翻到背面,開始做背和肩頸頭,在背部按摩時可能因為剛剛釋放完情緒,感到一陣疲累,呈現快睡著的狀態。 療程結束後我覺得心情很好,身體的重量像是被取出了一塊,變得輕盈了起來。


第二次 腿部療程

首先Raymond從左腳腳底開始做起,在內側腳底副甲狀腺和腦下垂體區非常疼痛,痛到幾乎要掉淚。做後腿腿背時,腿筋似乎有被捏起之感,非常的酸痛,感覺自己快要彈跳起來。而施作右小腿腳底時則感覺外側右肩和肝區疼痛。施作大腿和臀部則不覺酸痛,只覺得舒服。今日Raymond第一次幫我做薦骨,由於上次沒做,一開始還嚇了一跳,只覺得尾椎處一陣暖意,但沒有太多其他感覺。

整體來說,我覺得腿部療程不似胸腹療程那麼”有感覺”,我所謂的感覺是做胸腹療程時會有記憶和情緒湧出,這是做腿部療程時較沒有的體驗。但腿部有許多經常要運用到的肌肉,所以酸痛的感覺較胸腹明顯。我感覺做腿部療程時自己必須要專心的與自己的酸痛在一起,完全沒有餘力再去翻開記憶,只能透過深呼吸來陪伴自己的疼痛,等待肌肉緩滿的舒張開來,整個人才能緩和下來。


第三次 背部療程

療程開始前由於我第一次胸腹療程的經驗,我一直擔心施作背部的時候我會承受不了疼痛,但真正做了以後才發現沒有想像中那麼痛。

我知道自己脊椎兩側的肌肉非常僵硬,上半身肌肉很少、身體很單薄且輕微駝背,在肯園時做員福後就經常被問是不是曾經在生命裡發生了痛苦的重大事件,於是我猜想我的背部應該”看起來”就是歷經滄桑的一幅人生風景吧!(雖然一點都不值得驕傲)

療程後我發現自己的大、小圓肌處和腰際擴背肌處非常酸痛,其他部位倒是感到輕鬆舒適。但這天對於施作頭薦骨非常有感覺,在做薦骨時我感覺到一陣熱流從尾椎處慢慢沿著脊椎蔓延上來(似乎是沿著亢達里尼路線蜿蜒而上),一直到達頸骨後方,而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到這個感覺,覺得相當奇妙。

做顱骨的時候很快就感覺到腦中的一些波動,這些波動一開始呈現跳躍的方式,最後慢慢朝著同一個方向旋轉,我覺得心情很平靜,進入短暫的睡眠。


總結這三次的療程,其實是我滿特別的療程經驗。我覺得這是一個必須要時時專心與自己同在的按摩,不似其他身體療程有身處異地再回到地球的感覺,這個療程總是提醒我”現在的存在”,而我覺得這樣的提醒讓我知道現在自己的身體哪裡出現問題,隨著治療師的手一起突破、一起陪伴自己的狀態。我覺得這是一個治療師和受作者一起感受”覺醒”的療程,很期待自己和這個療程有更多更多的緣份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