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寶貴時刻

前兩天有一位案主第一次來接受能量平衡個案,我對他在個案後的簡短分享印象深刻,不同於她接受過的其他按摩 — 總是想奮力推開身體”阻塞”的地方所產生的疼痛,能量平衡個案所經歷到的痛感覺是有終點的,過程中雖然有些時候真的快要到達耐受的極限,但就是可以”待在”那個痛的旁邊,感覺它漸漸消失。

我覺得這個分享很棒的原因,除了他講出能量平衡個案的其中一個很大的特色 — 疼痛或身體的瘀積阻塞可以透過臨在來面對與消融,甚至心理情緒瘀積的也是如此;另一個原因是他找到了一個新的經驗身體的方式,透過個案執行師所提供的支持,這也是這個工作有趣的地方。就連每週固定來接受個案的案主,幾乎每次都可以發現自己身體有一個”新的”部位竟然有不同以往的感受,例如他們會說:「我從來不知道我的背部脊椎兩邊會這麼痠!」或是「我今天終於可以感覺到我的脖子了!」聽起來真的很有趣,實際上對他們來說更是!

所以如果有機會,可以體驗一下能量平衡個案,就像喝水一樣,總要親自喝下才能感覺到冷暖等等感受;如果在個案之後,更要在日常生活中意識、保持臨在的片刻,連結身體以及其相對應的情緒,就只是待在那裡看著那些升起與消融,這些其實是生命中非常寶貴的時刻。

以愛之名,從愛出發

奧修談按摩

2016.3 能量平衡Neeten尼騰老師的話:

親愛的朋友們,今年,我們完整地提供 30 天的能量平衡按摩訓練課程。之前我們已經完成了第一階與第二階的訓練,我想要邀請各位持續探索這個美麗的能量分享方法。

第三與第四階的設計,將會更加地深入你的身體,開始觸及核心。這不管是用在日常生活,或者學習由我們的中心來進行身體工作,都是非常有幫助的。在我的經驗裡,這階段將會修復許多創傷,支持你找回生命的力量。在我的觀察中,這對每一個人都將會是改變生命的大轉變。

我們經常在還沒完成前一步時,便直接想跳到下一步。這樣的行為模式往往可溯源自幼兒時期的心理發展。在那個時期中,幼兒向外的探索被父母阻擾,因為父母有不同的意志,父母希望幼兒能依循他們的意志去行為,而這違反了幼兒天生就具有的自然驅力。對於這樣的創傷,能量平衡按摩的完整訓練過程將會是相當徹底的療癒。對於內在深層與外在現實的覺察也將因此改變。除此之外我也看到了覺知身體工作在中國的巨大需要,因著人們開始意識到身心平衡的重要,願意且已準備好為身體與心靈的健康做更重要的投資,避免了其他無意義的空洞消費。也因此我在這裡以愛之名,從愛出發,鼓勵你們盡一切可能來完成完整的能量平衡按摩訓練。Neeten

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譯]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能量平衡是70年代末在印度普那奧修社區被發展出來,許多來自不同背景(羅夫按摩、新賴奇身體工作,特拉各爾工作,亞歷山大技術,費登奎斯等)的治療師在當時為身體工作準備了一個新的整體方法。

在奧修的指導和個人反饋之下能量平衡誕生了,這是西方科學方法結合東方冥想修行的相遇。在這種理念的新定位是,治療師和案主都能從個案中受益,當臨在的時候,靜心和身體覺知兩部分融合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技巧和靜心兩方面在能量平衡中都有著相同的價值。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ON

Rebalancing was developed in the late seventies in the Osho Commune in Pune, India. Many therapists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Rolfing, Neo Reichian Bodywork, Tragering, Alexander Technique, Feldenkrais, etc) were at that time ready for a new holistic approach to bodywork.

Under Osho’s guidance and personal feedback Rebalancing was born. It was a meeting of Western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ve practice. The new orientation in this concept was that the therapist and the client both can benefit from a session, when presence, meditation and body awareness are integrated parts. That’s why the two aspects of technique and meditation have the same value in Rebalancing.

翻譯原文出處:http://rebalancing-training.com/rebalancing-bodywork.html

德國老師尼騰回答關於能量平衡的問題

2010年9月雷門與尼騰第一次合照

以下採訪引用自普那生活空間


能量平衡(Rebalancing)- 蛻去舊有的習性並找到你的中心

在忙亂的每日生活中,有許多人會將自己放在次要的位置。他們覺得凡事倉促、不輕鬆、背痛或有其他的不適症狀。而”能量平衡”則是一個可讓自己回到平衡的方法。

此種身體工作的手法,是在靈性大師奧修(Osho)於70年代所創建出的社區中產生,它結合了羅夫按摩(Rolfing)、費登奎斯(Feldenkrais)與亞歷山大療法(Alexander)。它的作用非常成功,而現在就要請尼騰(Manfred Neeten Hendrich)來為我們解釋這種療法為什麼會那麼有效。

尼騰是一位在各地方有25年經驗的身體工作者,其中包括他目前所工作的、位於波羅的海邊的Biohotel Gutshaus Stellshagen療癒中心。同時,他也是一名受過能量平衡有18年時間(註:截至2013年為止)的治療師。

編輯:能量平衡與傳統按摩的差別在哪裡?
尼騰:我們所針對處理的並非只是症狀,而是個人的整體。我們將症狀視為能夠幫助我們變得健康的朋友,於是我們的手法會因為不同人而有所變化。除了深層的組織工作與關節釋放,根據需要,我們還會添加其它元素,如姿勢訓練、呼吸工作或者靜心方法。

編輯:能量平衡的效果快速嗎?
尼騰:是的,因為結締組織是很有彈性的。不舒適的情況有時候會在一次個案後就消失。

編輯:那麼你為什麼會建議要進行超過一次以上的個案呢?
尼騰:是這樣的,因為身體會儲存姿勢上與動作上的錯誤,所以人會再度回復到他們舊有的動作模式,而又失衡。當你能學會放下你的舊習,那麼那些不舒適就沒有必要再回來,你就能重新感到動作上的輕鬆。

編輯:身體到底儲存了什麼?
尼騰:所有身體的經歷、以及它所執著的情緒,例如因為開刀或者受傷所造成的創痛。透過身體的接觸與發展出健康的覺察力,我們就能夠讓這些負面事件過去,重新經驗自己。

編輯:個案會對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影響嗎?
尼騰:當你能找到身體的中心,你也就會獲得一種心靈上的平衡。呼吸更沉著、姿勢和動作上也會有更多觀照。我們也會給案主一些回家可以做的小練習;像是”每次你開門前都先深呼吸”或者”在睡覺前把手放在腹部”。這些練習可以搭配每個人所熱愛的運動或者其它活動一起進行,做瑜珈、跑拉松或者在花園做園藝都可以,重點是要覺得好玩才能夠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