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譯]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能量平衡是70年代末在印度普那奧修社區被發展出來,許多來自不同背景(羅夫按摩、新賴奇身體工作,特拉各爾工作,亞歷山大技術,費登奎斯等)的治療師在當時為身體工作準備了一個新的整體方法。

在奧修的指導和個人反饋之下能量平衡誕生了,這是西方科學方法結合東方冥想修行的相遇。在這種理念的新定位是,治療師和案主都能從個案中受益,當臨在的時候,靜心和身體覺知兩部分融合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技巧和靜心兩方面在能量平衡中都有著相同的價值。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ON

Rebalancing was developed in the late seventies in the Osho Commune in Pune, India. Many therapists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Rolfing, Neo Reichian Bodywork, Tragering, Alexander Technique, Feldenkrais, etc) were at that time ready for a new holistic approach to bodywork.

Under Osho’s guidance and personal feedback Rebalancing was born. It was a meeting of Western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ve practice. The new orientation in this concept was that the therapist and the client both can benefit from a session, when presence, meditation and body awareness are integrated parts. That’s why the two aspects of technique and meditation have the same value in Rebalancing.

翻譯原文出處:http://rebalancing-training.com/rebalancing-bodywork.html

關於身體的界線

山水的界線

最近遇到幾位案主,在個案前諮詢以及碰觸到他們的身體時我留意到”界線”(boundary)這個議題。

很早之前,我也有對界線混沌不明的狀態,例如走在熱鬧的地方很容易感覺到失去能量,做事情太投入時感覺極度疲累等等,所以當十多年前在肯園當芳療師的時候,我常常在療程結束後倒地就睡,是真的累到不顧一切睡在休息室的地上。後來讓我意識和體驗到身體和能量的界線,是在娜娃妮塔的體現移動靜心課程,透過她所帶領的移動式靜心,我感覺到內在和外在、自己和他人與環境之間的界線,那真的對我幫助很大,因為從小以來頭腦的價值觀被身體的體現微調了,接下來的許多次動態式靜心(例如亢達里尼靜心)和工作靜心裡我不斷地經驗界線與臨在,讓能量更可以在身體界線內的這個容器順暢地流動。

我們的頭腦裡有很多價值觀,這些制約雖然是要保護我們、指引我們往更好方向,但是我們常常被想法教條誤導,或是說無法了解信念背後的真實意義,”界線”就是其中一個,例如我們有”萬物一體、不分你我”的信念,但是如果從頭腦的理解導引到下意識,就很容易產生失去界線的狀態。如果能從身體開始感受到我們的自然界線,便有容器可以允許能量流動的發生,進而自由地與外在交流能量,進而慢慢感受到萬物一體,而非只是留在頭腦的概念之中。

9月杭州能量平衡課程助理

來杭州幾天
終於有時間回顧一下自己
雖然前幾天歷經落枕、腹瀉和過敏
但是幾乎沒有妨礙的此行當能量平衡課程助理的工作

可能是因為語言和食物很近似
來這邊 感覺跟在台灣生活差異不大
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這邊的同學很不一樣
這邊的同學水準真的很高

可能是有辦法來上課的人都是菁英吧
許多同學除了對於有興趣的課題徹底想了解的態度之外
對於所理解過後的知識 也都能用在自己身上
遇到事情或境界來臨時 也能夠活用出來
總的來說 應該是經過了一番用功 真的優秀!

人生短短數十載
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出來看看真是太好了
學習一門學問 除了有好的好的老師之外
好的同學和恰當的磨練機會真的很重要
很高興有機會能夠來杭州見識見識
也希望把學習到的經驗服務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