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原本只是想在季節交替的鬱悶時機,好好激勵一下身心的。

沒想到,竟經歷了一場身與心堅實的淬煉之旅。

起手式是傾聽,然後喚醒,和一點陪伴。

晃動身體的韻律,像在海的潮汐裡,在波浪潛沉。飄。飄然。

喚醒後的按壓揉捏推,是一對一的測試,每一種手法所反應出的感覺,都好複雜。我並不覺得特別痛,或是這場試煉特別難,只是覺得好複雜。 我甚至覺得,整個背面的按摩,根本就是對我這一生做總考核,好紮實、很深刻,這些複雜的覺受,和之前的按摩經驗相比,太深刻和豐富了,而治療師也非常踏實地測驗推敲,很像主考官也很像老師,好像要求我要過關,卻又在我能夠承受的範圍中,探查我的程度,一點都不鬆懈。

然後,我在按摩的過程中哭了,一開始只是輕輕啜泣,我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哭了,在一個喘息的空檔,哭的需要蜂湧而出,我不可遏抑地痛哭起來。

我覺得很苦。 是人生的苦,很苦。

即使我一生沒什麼重大挫折,區區的人生經驗,竟也感苦。

或者其實就只是哭了。那個時刻已經過去,我並不打算探究。

我很感謝治療師輕輕地把手放在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上,很久。

背面療程結束,我感覺治療師在確認些什麼,除了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我覺得腰、左肩,啊,大概說除了右肩胛骨,其他地方都依然吧?

我很謝謝治療師沒在左肩也繼續這麼紮實地施展技法,不然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呢?

做到正面時,我的胸口痛。但我依然很感謝治療師沒有繼續紮實地施展技法,我想我的心臟、胸口都會裂開,靈魂從心口處滲出黑黑的血,靜靜地淌流。

療程結束後,我覺得右肩很空,很鬆。好像什麼東西真的被釋放掉了。

我很想再體驗看看,看看我的人生是否通過考核,我也很希望,我的左肩、腰、胸口,也能獲得像右肩胛骨那樣的釋放。

20150929個案回饋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體驗者分享─編輯 楊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