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人生總考核 能量平衡按摩

原本只是想在季節交替的鬱悶時機,好好激勵一下身心的。

沒想到,竟經歷了一場身與心堅實的淬煉之旅。

起手式是傾聽,然後喚醒,和一點陪伴。

晃動身體的韻律,像在海的潮汐裡,在波浪潛沉。飄。飄然。

喚醒後的按壓揉捏推,是一對一的測試,每一種手法所反應出的感覺,都好複雜。我並不覺得特別痛,或是這場試煉特別難,只是覺得好複雜。 我甚至覺得,整個背面的按摩,根本就是對我這一生做總考核,好紮實、很深刻,這些複雜的覺受,和之前的按摩經驗相比,太深刻和豐富了,而治療師也非常踏實地測驗推敲,很像主考官也很像老師,好像要求我要過關,卻又在我能夠承受的範圍中,探查我的程度,一點都不鬆懈。

然後,我在按摩的過程中哭了,一開始只是輕輕啜泣,我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哭了,在一個喘息的空檔,哭的需要蜂湧而出,我不可遏抑地痛哭起來。

我覺得很苦。 是人生的苦,很苦。

即使我一生沒什麼重大挫折,區區的人生經驗,竟也感苦。

或者其實就只是哭了。那個時刻已經過去,我並不打算探究。

我很感謝治療師輕輕地把手放在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上,很久。

背面療程結束,我感覺治療師在確認些什麼,除了讓我痛哭的右肩胛骨,我覺得腰、左肩,啊,大概說除了右肩胛骨,其他地方都依然吧?

我很謝謝治療師沒在左肩也繼續這麼紮實地施展技法,不然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呢?

做到正面時,我的胸口痛。但我依然很感謝治療師沒有繼續紮實地施展技法,我想我的心臟、胸口都會裂開,靈魂從心口處滲出黑黑的血,靜靜地淌流。

療程結束後,我覺得右肩很空,很鬆。好像什麼東西真的被釋放掉了。

我很想再體驗看看,看看我的人生是否通過考核,我也很希望,我的左肩、腰、胸口,也能獲得像右肩胛骨那樣的釋放。

20150929個案回饋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體驗者分享─編輯 楊小姐

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譯]科學方法結合東方靜心

能量平衡是70年代末在印度普那奧修社區被發展出來,許多來自不同背景(羅夫按摩、新賴奇身體工作,特拉各爾工作,亞歷山大技術,費登奎斯等)的治療師在當時為身體工作準備了一個新的整體方法。

在奧修的指導和個人反饋之下能量平衡誕生了,這是西方科學方法結合東方冥想修行的相遇。在這種理念的新定位是,治療師和案主都能從個案中受益,當臨在的時候,靜心和身體覺知兩部分融合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技巧和靜心兩方面在能量平衡中都有著相同的價值。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ON

Rebalancing was developed in the late seventies in the Osho Commune in Pune, India. Many therapists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Rolfing, Neo Reichian Bodywork, Tragering, Alexander Technique, Feldenkrais, etc) were at that time ready for a new holistic approach to bodywork.

Under Osho’s guidance and personal feedback Rebalancing was born. It was a meeting of Western scientific methodology combined with Eastern meditative practice. The new orientation in this concept was that the therapist and the client both can benefit from a session, when presence, meditation and body awareness are integrated parts. That’s why the two aspects of technique and meditation have the same value in Rebalancing.

翻譯原文出處:http://rebalancing-training.com/rebalancing-bodywork.html

關於身體的界線

山水的界線

最近遇到幾位案主,在個案前諮詢以及碰觸到他們的身體時我留意到”界線”(boundary)這個議題。

很早之前,我也有對界線混沌不明的狀態,例如走在熱鬧的地方很容易感覺到失去能量,做事情太投入時感覺極度疲累等等,所以當十多年前在肯園當芳療師的時候,我常常在療程結束後倒地就睡,是真的累到不顧一切睡在休息室的地上。後來讓我意識和體驗到身體和能量的界線,是在娜娃妮塔的體現移動靜心課程,透過她所帶領的移動式靜心,我感覺到內在和外在、自己和他人與環境之間的界線,那真的對我幫助很大,因為從小以來頭腦的價值觀被身體的體現微調了,接下來的許多次動態式靜心(例如亢達里尼靜心)和工作靜心裡我不斷地經驗界線與臨在,讓能量更可以在身體界線內的這個容器順暢地流動。

我們的頭腦裡有很多價值觀,這些制約雖然是要保護我們、指引我們往更好方向,但是我們常常被想法教條誤導,或是說無法了解信念背後的真實意義,”界線”就是其中一個,例如我們有”萬物一體、不分你我”的信念,但是如果從頭腦的理解導引到下意識,就很容易產生失去界線的狀態。如果能從身體開始感受到我們的自然界線,便有容器可以允許能量流動的發生,進而自由地與外在交流能量,進而慢慢感受到萬物一體,而非只是留在頭腦的概念之中。

9月杭州能量平衡課程助理

來杭州幾天
終於有時間回顧一下自己
雖然前幾天歷經落枕、腹瀉和過敏
但是幾乎沒有妨礙的此行當能量平衡課程助理的工作

可能是因為語言和食物很近似
來這邊 感覺跟在台灣生活差異不大
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這邊的同學很不一樣
這邊的同學水準真的很高

可能是有辦法來上課的人都是菁英吧
許多同學除了對於有興趣的課題徹底想了解的態度之外
對於所理解過後的知識 也都能用在自己身上
遇到事情或境界來臨時 也能夠活用出來
總的來說 應該是經過了一番用功 真的優秀!

人生短短數十載
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出來看看真是太好了
學習一門學問 除了有好的好的老師之外
好的同學和恰當的磨練機會真的很重要
很高興有機會能夠來杭州見識見識
也希望把學習到的經驗服務更多人

8月能量平衡複訓的心得

從八月份的能量平衡複訓到前幾天,這段期間做的個案有兩個與以往不同的情況,一是男性案主增加了好幾成的比例,大多是由服務過的女生介紹來的;二是在個案過程中有明顯情緒釋放的情形也變多了,讓我感到非常喜悅,雖然在做個案的時候我並沒有抱著有什麼期待,但是當案主有改變發生的時候,自然也會替他們高興,因為生命中有些東西因為能量平衡個案而開始流動了。

由於一樣抱著初學者的心態,這次複訓跟以往的相同,對手法和心法有很多新的領悟,筆記寫了滿滿一本。更棒的是,這次有排到讓尼騰老師做一節90分鐘的個案,做完之後能完全體會到,原來老師說希望我們多去經驗個案的原因,是透過身體經驗到的手感,遠比在課堂中揣摩老師還要完整的多,正式個案的那種完整感和氛圍非得親身經歷才知道箇中奧妙,所以非常感謝普那生活空間Nancy阿姐的安排,還有學習過程中同學們的互相回饋和支持,讓我能把這種感受帶回平來,著實提升了個案的品質。

這次領悟到心法是:放鬆、遊戲的心情,停頓和伸展,提醒自己時時刻刻要運用這些品質,無論是在身體工作,或是平常生活中,希望能因此帶給自己和案主更美好的流動~

受傷與美好的經驗

在沃漫的能量平衡個案

最近這幾週因為沃慢的強力放送、Facebook和LINE朋友們的推薦,還有芳療學姊、同學們提供的場地支援,讓更多人能來經驗能量平衡的個案,也收到各方來的合作邀約,雷門心存感激,在此一並致謝!

每次個案都會累積一些經驗和客人的回饋,有些客人在個案之後覺得”超棒的”、”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有這些地方”、”最近每天都有品質很好的睡眠“,有些客人的身體透過深層碰觸而重新連結到童年記憶等等很奇妙的感受,這些分享對我來說都是很大的鼓舞,讓我有繼續前進的動力。

在個案時數增加之下,大約一週前休假開始的第一天,突然我的右手受傷了,感覺起來像是手指的肌腱發炎,我除了時時用精油和能量平衡的技巧做自我按摩修護之外,同時也傾聽右手想傳遞給我的訊息,反省之下,應該是之前太想在一次個案時間內”解決”案主身體的深層緊繃,重複過度使用指力而造成的手部傷害。在密集的自我伸展與按摩之下,三天後好了8成,五天左右就痊癒了,在這段期間,腦海中常常浮現我的老師尼騰過去不斷叮嚀我要注意保護手部… …

這個受傷經驗帶給我一個很棒的啟示,改善後的技巧也讓我在接下來的個案得到比從前更好的回饋,這個心法就是,在個案進行當中遇到案主的深層緊繃時,心理默想著:”還可以用什麼更輕柔的方式來化解這個緊繃?”,我想這是能量平衡特有的療程精神,也呼應到我的療程初心:”從內在的放鬆工作”,感謝這個經驗和體會,今後也要繼續朝這個方向來實踐。

體恤醫護人員志工感想

體恤醫護人員芳療志工

七月份很感謝有機會到淡水馬偕,參加為八仙塵爆做的體恤醫護人員芳療志工,因為曾經身為醫護人員,所以知道醫護工作除了需要專業、耐心和體力之外,還需要關懷和愛心,然而如果因為重大傷患增加造成負擔過重、體力無法負荷之下,難以維持良好的品質來照護這些加護病房的受難者,因此本來就在找尋服務機會之下,看到麗環姐的發起之後,便義不容辭的採取行動,希望能對這次意外事件有所幫助。

這次志工服務能成行除了要感謝雪皇的牽成,還要謝謝麗環姐的聯絡及全家出動支援,她甚至還為此次買了一張全新的按摩床,真令人感動,馬偕院方也派出院牧部的婉媚細心地幫我們打點按摩的環境和排班,還犧牲下班時間每天陪我們到晚上八點。意想不到的是,醫護人員們非常客氣,對於免費的按摩起初還不好意思接受,加上他們工作真的很忙,還是院牧部的關懷師一直宣傳和推薦才慢慢服務到幾乎所有急診室的團隊。

然而真如俗話所說:「施比受更有福」,每次服務的當下和結束時,總是覺得很開心、豐足,或許比去旅遊一趟還要快樂,然而更棒的是,在初期在她們只能用坐姿來讓我做能量平衡的這個受限條件之下,反而讓我激盪出運用能量平衡的第十個個案─「整合」的精神,活用能量平衡的技巧,使之不受於場地的限制,而一樣發揮讓施作與受做者都回到內在的放鬆。

人生是不斷的選擇和經驗,在此記下這個讓我充滿感激的美好體驗。

德國老師尼騰回答關於能量平衡的問題

2010年9月雷門與尼騰第一次合照

以下採訪引用自普那生活空間


能量平衡(Rebalancing)- 蛻去舊有的習性並找到你的中心

在忙亂的每日生活中,有許多人會將自己放在次要的位置。他們覺得凡事倉促、不輕鬆、背痛或有其他的不適症狀。而”能量平衡”則是一個可讓自己回到平衡的方法。

此種身體工作的手法,是在靈性大師奧修(Osho)於70年代所創建出的社區中產生,它結合了羅夫按摩(Rolfing)、費登奎斯(Feldenkrais)與亞歷山大療法(Alexander)。它的作用非常成功,而現在就要請尼騰(Manfred Neeten Hendrich)來為我們解釋這種療法為什麼會那麼有效。

尼騰是一位在各地方有25年經驗的身體工作者,其中包括他目前所工作的、位於波羅的海邊的Biohotel Gutshaus Stellshagen療癒中心。同時,他也是一名受過能量平衡有18年時間(註:截至2013年為止)的治療師。

編輯:能量平衡與傳統按摩的差別在哪裡?
尼騰:我們所針對處理的並非只是症狀,而是個人的整體。我們將症狀視為能夠幫助我們變得健康的朋友,於是我們的手法會因為不同人而有所變化。除了深層的組織工作與關節釋放,根據需要,我們還會添加其它元素,如姿勢訓練、呼吸工作或者靜心方法。

編輯:能量平衡的效果快速嗎?
尼騰:是的,因為結締組織是很有彈性的。不舒適的情況有時候會在一次個案後就消失。

編輯:那麼你為什麼會建議要進行超過一次以上的個案呢?
尼騰:是這樣的,因為身體會儲存姿勢上與動作上的錯誤,所以人會再度回復到他們舊有的動作模式,而又失衡。當你能學會放下你的舊習,那麼那些不舒適就沒有必要再回來,你就能重新感到動作上的輕鬆。

編輯:身體到底儲存了什麼?
尼騰:所有身體的經歷、以及它所執著的情緒,例如因為開刀或者受傷所造成的創痛。透過身體的接觸與發展出健康的覺察力,我們就能夠讓這些負面事件過去,重新經驗自己。

編輯:個案會對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影響嗎?
尼騰:當你能找到身體的中心,你也就會獲得一種心靈上的平衡。呼吸更沉著、姿勢和動作上也會有更多觀照。我們也會給案主一些回家可以做的小練習;像是”每次你開門前都先深呼吸”或者”在睡覺前把手放在腹部”。這些練習可以搭配每個人所熱愛的運動或者其它活動一起進行,做瑜珈、跑拉松或者在花園做園藝都可以,重點是要覺得好玩才能夠帶來改變。

個案體驗者分享─WE Studio沃慢Eva

Eva的分享

附註:超級感謝Eva的深刻分享
(其實沒有那麼痛啦,標題太聳動了~)
重點是在釋放過程裡 重現、經歷和讓過去未完成的情緒流動出去


以下摘自WE Studio沃慢的粉絲專頁,原文連結在此

前天給我以前的同期同學Raymond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 做rebalancing massage,這是一種以羅夫按摩為基礎的手法,沒有華麗的香香上油和柔情飛舞的撫摸(好吧這種就是我在做的芳療按摩),一言以蔽之這個按摩裡,Raymond就是會用各種方式「深入地掐住你的筋膜」進入再進入,尤其是平常很少按到的幾個肌群 (按摩時盡量不要穿紙褲哪,臀大肌和髂腰肌真的很需要被按摩)

我在被按到左腰的時候,一邊哀哀叫腦海一邊浮現了我最嚴重的一次左腳扭傷,是大學時在爬山的時候扭到的,而且扭到以後繃帶綁一綁繼續背著大背包下了五六百公尺,後來的春假原本想去的隊伍就不能去了。那個痛的感覺如實的浮現出來,受傷當時我強加鎮定(不然還有五六百公尺要下怎麼辦呢?也只能靠自己了難不成要別人背你嗎?)事後我默默懊悔自己怎麼會那麼不小心(連帶期望很久的春假隊伍都泡湯了),

然後眼眶突然就濕潤了。這多年以前的,腳踝的哀傷。

我當年唯一沒有做的事情,就是安慰和謝謝我的腳吧,它腫得如麵龜大,仍然帶我平安下山,想告訴我一些事情,而我視而不見還怪罪著,所以他依然在那個抽屜裡唉,直到被深層的按摩。

然後按到了我的小腿。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爬山募資的話題正熱,而我的健壯小腿也的確是大學時因為爬山搞出來的 (老媽最近才盯著我重提一次:妹妹你爬山以前的小腿很美耶)我一邊被按到哀哀叫,一邊持續想起了很多山上的片刻,那是一段對自己的身體極限及情緒極限都還不太清楚的年輕歲月,即使照片裡都是開心的笑著,但事實是,我常常把平地的問題帶到山上去,在山林中逼迫我的身體和情緒,而小腿紀錄了這一切。

像無聲電影一樣播放著記憶片段,一顆眼淚就這樣從左眼球滾了出來,真的是用滾的,好像身體裡的結石一樣,咚地一聲被按了出來,乾淨清爽。(事後和其他個案討論,有被按到大哭的,也有痛快開心下床的,所以每個人個人經驗不同喔)

結束後我的身體大概自我調整了一天,才恢復正常。

這個按摩如果夠安靜,你可以觸得到深層的私人身體記憶,如果沒有,至少能很深刻的感覺到平常感受不到的筋膜緊繃與放鬆後的差別。

也因為他和我在做的芳療按摩,手法實在是太不同了(療程中Raymond會一再口頭確認個案的承受度,每個部位花的時間很久,而且應該無法睡著,是個冷靜的按摩),我覺得想要深度探索自己的身體的個案,做幾次芳療按摩後就可以嘗試看看。沃慢的朋友可以透過我們預約。也可以直接和Raymond預約,說明是沃慢的朋友,在沃慢進行療程。

http://rebalancing.tw/

個案體驗者分享─WE Studio沃慢Wilo

WE Studio沃慢合照

附註:感謝Wilo寫了這麼棒的心得(^o^)


以下摘自WE Studio沃慢的粉絲專頁,原文連結在此

在6/15的時候,我約了Raymond的能量平衡療程。因為這陣子身體實在是太累了,需要好好讓身體裡頭的痠痛、疲憊釋放出來,不然長久下來對身心狀態都是不好的。

會想要預約 Raymond 是因為一些朋友都給Raymond做了,看到他們療程結束後的表情,我就想要試試看。

再者,能量平衡按摩其實是溫和版的羅夫按摩,這套按摩手法主張身體在遭遇大大小小事件時,會將當時的情緒、壓力吸收到身體的關節、筋膜、肌肉束中,唯有好好講這些壓力點做細密的處理、釋放,我們才能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

在療程中,Raymond 讓我側躺來按摩,一來側躺比較容易放鬆,而且能夠按得更深入,對於一些趴著容易鼻塞的人來說,也順帶解決掉這方面的困擾。

一開始先是搖晃,讓身體放鬆些,接著按壓脊椎兩側、肩胛附近的一些點,做一些牽引、放鬆再慢慢深入按壓,有些地方真的是根本沒有出力,就很痛,而且可以明顯感覺到是姿勢不良,或者慣用手而導致的痠疼。

而 Raymond 釋放那些痛點壓力的手法是很舒服的,完全就是依靠一手按單點加上另一手牽引,而不是使出蠻力深壓,所以隨著呼吸慢慢釋放放鬆,自己就能夠很明顯知道鬆開了,讓我想到以前給陳宏洲做的HST(溫和式整脊)

在療程中,我最痛的地方是屁股跟兩腳小腿,Raymond的雙手很穩定緩慢地從臀部外側按壓到臀部內側,我哀哀叫問Raymond:「這個地方是大家都這麼痛嗎?哎喲我的媽。」

Raymond 沈默了幾秒,跟我說:「其實很少人會按到這邊,因為我是男芳療師,很難跟客人說:『哈囉,等會洗完澡就全身光溜溜包著浴巾按摩唷!』這樣客人會覺得很怪啊,所以只有你們這些肯園人還有沃慢的客人可以接受這樣的按摩,其他都是帶過而已。」

我想想也是,不過沒有按到真的好可惜啊,穿著紙褲按摩爽感真的差很多啊 >”

剛剛我們有提到按摩一些點來釋放壓力,我覺得最奇妙的是並不是只是釋放那個點附近的肌肉、關節,比方說在按我的左邊髖關節、左腳腳掌、右邊髖關節,我都可以很明顯感覺我左腳膝蓋周遭有被牽引到,上下的韌帶都有感覺到舊傷,跟 Raymond 講了以後,他說:「你受的傷也太多了……」XD

星期三按摩完一直到星期六也就是今天,我都還是感覺到那些深層的疲憊在睡眠中被慢慢釋放出來,這真的是一套很紓壓的療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