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允許與穿越

看到海的喜悅

經過十多年的歷練,在個案中終於體會到陪伴、允許與穿越。

一切都是無常的,所以浪來了,終究也是會消逝的,情緒的波瀾因為許多不得已的苦衷而深鎖在身體裡,經由能量平衡的個案在案主願意敞開身心的情況下,可以化成一做橋樑,讓案主與內在小孩般的心重新相遇,如果你允許讓情緒重新顯現並流動,透過個案提供者的陪伴,就有機會穿越這股能量,回到放鬆的狀態。

感謝案主的信任與敞開,感謝介紹人南西的推薦,感謝尼騰這幾年的訓練,感謝一路走來的發生,所有師長、貴人、同學、家人朋友,每一位出現在生命的人,和所處的空間場地,以及不同維次的一切能量,願順著流持續學習成長,並與更多人結下善緣。

精微的身體工作

PAPER SHOW "SUBTLE" by TAKEO CO., LTD.

前幾天到華山藝文特區散步的時候,無意間進入一個紙的展覽「PAPER SHOW」,其中有幾件作品雕工非常精細,讓人一看到就會跟著進入到一種精微的狀態,好像一股能量從眼睛接收,傳達到心情,然後浸潤到全身。

PAPER SHOW "SUBTLE" by TAKEO CO., LTD.

這種細緻的能量似乎呼應到身體最精巧的單位 — 細胞

PAPER SHOW "SUBTLE" by TAKEO CO., LTD.
說到呼應細胞,昨天在給個案的空檔認識頭薦骨平衡資深工作者宜萱,她剛好提到在頭薦骨個案中,細胞會對外力以迴旋的方式迎接與釋放,這讓我聯想到這次見到的紙雕作品,兩者具有精微而細緻的能量。

PAPER SHOW "SUBTLE" by TAKEO CO., LTD.

剛好我和宜萱都曾經上過娜娃尼塔的移動舞蹈課程,娜娃尼塔在帶領身體移動時也非常重視與細胞連結,像是回到最初的胚胎狀況。同樣的,在能量平衡Rebalancing個案工作中,也有薦骨和枕骨的釋放,透過這種釋放把在關節、組織的工作與精微能量整合在一起,回到最初的本源和放鬆。

擁抱細胞
from http://www.navanita.net/

當在能量平衡個案中,給予者與接受者連結到身體的精微能量時,會彷彿到了另一個空間,有人說這個空間好像在不同次元,我的感覺好像是到了身體的細微之處,隨著一股能量悠游在細胞內外的空間,這個流動像是碰觸生命的源頭,喚醒了細胞從一到數兆的動力、生命力療癒力,在這相遇的瞬間,一股喜悅從心裡散發出來,我覺得這是個案療程最美的地方,同時也感謝這個當下、這個發生、和接受個案的人。

精微能量是身體工作迷人的地方之一,無論是對於接受者或給予者,或許你也可以來體驗一下~

療程中的傾聽

大衛義賽和他的父親

今天看到一段讓我很感動的TED影片,是關於透過訪談來傾聽一個人的故事,也許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療癒。(以下是這段影片:大衛.義賽《你身邊的每個人都有一個值得全世界傾聽的故事》

演講中所舉的真實案例,日如亞斯伯格小孩和媽媽之間的訪談對話,你真的可以感覺到在一句句的話語之中流露出的愛,因為每個人在講故事的時候和平常生活對話是不一樣的,對於受訪者,其實有點像是做生命回顧所整理出來其言也善的精華分享;而對於訪問者來說,會有一種深刻了解的感動。在這種有品質的訪談中,雙方都得到療癒。

DAVID ISAY & his father
大衛.義賽和他的父親

對於療程個案裡,我覺得手法技巧並不是最難的,當一位好的發問者和傾聽者才是真正的藝術,也就是我們常講的”諮詢”。一個美好而讓人印象深刻的療程,不只是身體得到紓緩,是身心都同時達到放鬆和喜悅的狀態,更棒的是,能夠在療程個案中透過被看見、被聽見而碰觸到內心深處,療癒自然發生,一切都變得很美好、平靜而喜樂。

讓我們都做好準備和行動來傾聽吧!

能量平衡複訓的感想

雷門與尼騰的快樂合照

感謝普那生活空間的Nancy阿姐,讓我有機會參加這次的能量平衡複訓,不知道是我隨著年紀變成熟,還是這幾年的歷練使我開竅了,尼騰的解說讓我很自然的領悟到從前不解的困惑,而從內在的放鬆來做身體工作更是這次最大的收穫。

雷門與尼騰的快樂合照
雷門與尼騰的快樂合照

上次訓練的心得是身體工作需要有靜心的品質,而這次的重點在於溫柔而深入,身體就像是小孩子,如果用蠻力和強迫控制只會使他更畏縮,相反地,用放鬆的品質才能夠引導身體釋放淤積以久的緊繃,連續的放鬆才能夠使”放下”水到渠成的發生,就像修行一樣,一昧追求頓悟是一種好高騖遠,要有小悟的累積才能使”桶底脫落”得以發生。所以,身體工作也需要有耐心,一點一滴的釋放與回到本然,這樣子我們就可以還原到本初鬆軟的面貌,最單純的開心和無牽掛,這是能量平衡個案最吸引我的地方,也是我往後要走的修行和分享的道路。

個案體驗者分享─琬婷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

第一次 胸腹療程

一開始聽聞是個會感到”痛”的療程,感到十分好奇,由於離開肯園之後自己也接觸了例如整復手法等課程,不再把痛認為是萬惡淵藪(在肯園時好像把痛視為一種罪惡似的,我想不只是我,許多芳療師可能也有類似的感覺),所以對於感到”痛”且結合羅夫調整手法的按摩讓我深感好奇。

一開始我似乎沒辦法很快進入療程,可能跟整個環境還不熟悉,跟Raymond也才第一次碰面,經過Raymond的一些安撫的手法,身體才漸漸變得柔軟。

療程開始後第一個觸動我很大的部位是我的左肩。那時我閉著眼睛,Raymond以兩隻手的手指按進似乎是我的三角肌前束和胸大肌之間的筋膜裡,那感覺好像是沿著那條筋膜掐住它,以便讓他釋放出內部的東西,在那一刻我的腦袋裡出現了許多畫面,多半是與悲傷的記憶相關,舊情人、痛苦的事件、對於生命脆弱的無助感的一些片段性的畫面,紛紛的淡入又淡出,那一刻我感覺悲傷的感覺大於痛覺(雖然也真的非常痛),那真是非常令人難以承受的感覺,於是我發現自己開始鼻酸,淚在眼中打滾,於是我請Raymond輕一些,他也照做了,但他的手離開我的肩膀時,確有一種悵然若失,好像只要再加一點力氣,更巨大的反應就會浮現。

右肩之後,Raymond開始施作我的右腹,做的是肋骨下緣腹外斜肌和腹直肌的部份,當Raymond的手按進橫隔膜以下的部份,我感到一陣痛感,但剛剛左肩的情感釋放仍持續,於是身體忙著應付著好幾種感覺,情緒和肉體的感覺,既痛又悲傷,在那一刻我才真實的體會到情緒原來真的會累積在身體裡的,而深層的按摩對於釋放情緒確實是有用的,這是做淋巴和肌肉療程時我所沒有體會過的。

做完正面,Raymond讓我翻到背面,開始做背和肩頸頭,在背部按摩時可能因為剛剛釋放完情緒,感到一陣疲累,呈現快睡著的狀態。 療程結束後我覺得心情很好,身體的重量像是被取出了一塊,變得輕盈了起來。


第二次 腿部療程

首先Raymond從左腳腳底開始做起,在內側腳底副甲狀腺和腦下垂體區非常疼痛,痛到幾乎要掉淚。做後腿腿背時,腿筋似乎有被捏起之感,非常的酸痛,感覺自己快要彈跳起來。而施作右小腿腳底時則感覺外側右肩和肝區疼痛。施作大腿和臀部則不覺酸痛,只覺得舒服。今日Raymond第一次幫我做薦骨,由於上次沒做,一開始還嚇了一跳,只覺得尾椎處一陣暖意,但沒有太多其他感覺。

整體來說,我覺得腿部療程不似胸腹療程那麼”有感覺”,我所謂的感覺是做胸腹療程時會有記憶和情緒湧出,這是做腿部療程時較沒有的體驗。但腿部有許多經常要運用到的肌肉,所以酸痛的感覺較胸腹明顯。我感覺做腿部療程時自己必須要專心的與自己的酸痛在一起,完全沒有餘力再去翻開記憶,只能透過深呼吸來陪伴自己的疼痛,等待肌肉緩滿的舒張開來,整個人才能緩和下來。


第三次 背部療程

療程開始前由於我第一次胸腹療程的經驗,我一直擔心施作背部的時候我會承受不了疼痛,但真正做了以後才發現沒有想像中那麼痛。

我知道自己脊椎兩側的肌肉非常僵硬,上半身肌肉很少、身體很單薄且輕微駝背,在肯園時做員福後就經常被問是不是曾經在生命裡發生了痛苦的重大事件,於是我猜想我的背部應該”看起來”就是歷經滄桑的一幅人生風景吧!(雖然一點都不值得驕傲)

療程後我發現自己的大、小圓肌處和腰際擴背肌處非常酸痛,其他部位倒是感到輕鬆舒適。但這天對於施作頭薦骨非常有感覺,在做薦骨時我感覺到一陣熱流從尾椎處慢慢沿著脊椎蔓延上來(似乎是沿著亢達里尼路線蜿蜒而上),一直到達頸骨後方,而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到這個感覺,覺得相當奇妙。

做顱骨的時候很快就感覺到腦中的一些波動,這些波動一開始呈現跳躍的方式,最後慢慢朝著同一個方向旋轉,我覺得心情很平靜,進入短暫的睡眠。


總結這三次的療程,其實是我滿特別的療程經驗。我覺得這是一個必須要時時專心與自己同在的按摩,不似其他身體療程有身處異地再回到地球的感覺,這個療程總是提醒我”現在的存在”,而我覺得這樣的提醒讓我知道現在自己的身體哪裡出現問題,隨著治療師的手一起突破、一起陪伴自己的狀態。我覺得這是一個治療師和受作者一起感受”覺醒”的療程,很期待自己和這個療程有更多更多的緣份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