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羹不和.反璞歸真

最近在接受不同訓練的期間,我時不時地會回憶起從前在尼騰老師帶領的能量平衡訓練團體所學到的技巧和心法,讓我一方面感覺到驚訝,很難想像奧修能量平衡按摩(OSHO Rebalancing)的前身 — 羅夫按摩(Rolfing)的創始人愛達.羅夫(Ida Rolf)女士數十年前就能發展出這麼精妙的結構整合(Structural Integration)技巧,還有從前在印度普那社區的治療師們又將許多身心平衡的技巧結合在羅夫按摩的架構上;另一方面很感激世界上還有像尼騰這樣的老師,有心同時有能力來傳承能量平衡個案,他給我的領悟也就是這個部落格的主題「從內在的放鬆工作」,當然也很謝謝普那生活空間Nancy十多年持續邀請老師來台傳授這麼好的課程,她的這份愛是我非常佩服的。

這幾天我又想起從前在肯園受到的肢體療法訓練,回憶到2002年溫佑君老師用書法的意象教我們淋巴、瑞典式和創造力等按摩,她在香氣私塾的牆上貼的「Training is everything」(訓練是一切)的標語,最重要的是她教的,透過意念和想像力來傳遞出身體工作,即使16年後的今天依然讓我受用無比。

上了那麼多課、吸收和整合那麼多知識和技巧,回到案主的面前,我感覺到就像電影《功夫廚神》的那道開水白菜展現的「大羹不和」– 大羹本身就滋味具足,不需要再加以調味,發自於內心的愛與放鬆所發生的療癒是不可思議的,將所有功夫放下後的反璞歸真,是我體悟到最棒的技巧,也是療程中享受到最美好的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