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曼陀罗彩绘大师香堤Shanti

专访曼陀罗彩绘大师香缇/赖佩霞

成为灵魂的独特性成为自己

赖佩霞:一开始你是如何走上灵性的道路?

香缇:我来自意大利,在佛罗伦斯一个美好的家庭长大。当我十七岁时,欧洲妇女解放运动与女权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在我母亲那一代,女性总是彼此为敌,彼此怀疑你会不会抢走我的丈夫,或者看到对方拥有的比自己多,心生嫉妒。这使女人之间总是疏离的、分开的。然而,在女性解放运动中这些想法被丢弃,女性变得独立,彼此开始真正相遇相知。

高中毕业后,我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心力,在佛罗伦斯攻读哲学,之后又到墨西哥研究印地安部落人类学。后来在三十六岁时遇到奥修,当时自认成熟到足以处理自己的生命课题,不需要倚赖导师。有一天晚上睡觉,我梦到奥修拥抱我,称我为门徒,醒来后认为那只是一场梦。当时我在美国奥勒冈州,几天之后却无缘无故地下起大雨,非常寒冷。我突然明白一件事,原来是导师选择门徒,不是门徒选择导师。所以我后来不时到社区参加门徒训练,奥修帮我取了一个门徒名字“香缇”,意思是“和平之子”。

那是我人生最美的一段时间,每晚听他开示,他深深触碰我的心,让我感受到爱。当我看着他时,深知自己被容许成为自由的,完全可以做自己。在自我探索的过程中,通常有一段非常艰难的阶段,称为“灵魂暗夜”。之后会觉得自己完全敞开,再也没有对自己的定义,内在却知道自己深深与存在连结。

奥修各种静心让我受益,在社区时,随时有他的支持。虽然我现在独居,仍像与奥修同在。他说我们是佛,可以在光中看到每件事物的真相,但我们总觉得自己很愚昧,充满苦楚。奥修提醒我们成为自己,每个人的灵魂有各自的独特性,他鼓励并帮助我们碰触这部分,让我们了解自己的人性。

我今年六十九岁,没有因为自己的年龄而设限。虽然我的身体会感觉疲累,能量却越来越强,因为没有耗损,我内在有更多空间能容许我所经历的。奥修教导我们认出自己的愤怒,当我正在愤怒时,我能够觉察到愤怒正经过我。从美国奥勒冈到印度普那,我在奥修社区静心与工作多年,无论带团体、园艺、下厨等都要做,在工作中操练静心。以前我以为静心就是安静地坐在一个宁静的地方,奥修却教导我们可以在吃饭、睡觉、工作时保持静心的品质,这对所有人都是很大的提醒。

二十五年前,我曾到英国参加灵性彩油的训练,触动我对色彩有更深度的了解。之后我回到普那,遇到一位曾经担任心理治疗师的荷兰朋友。她以前的个性非常刚硬强烈,现在却变得温柔甜美,和以前完全不同。她告诉我她放弃原本的心理咨商工作,现在带领曼陀罗彩绘工作坊。她点出几个画曼陀罗的简单的要领后,我便开始自己动手画,至今已经持续二十年。

奥修说:“在艺术中的花朵,就是在静心中的花朵。”的确如此,当我彩绘曼陀罗时,平静就发生了。我的身体经常移动,今天在台湾,明天就飞回意大利,但是内在有一个非常安静的空间。

【香缇Shanti Udgiti】

*来自意大利,在佛罗伦斯大学主修哲学和人类学。曾以人类学者的身分在墨西哥工作四年,研究南方的玛雅部落与北方的塔拉乌马拉族(Tarahumara)。

*一九八四年成为奥修门徒,在美国奥勒冈及印度普纳居住多年,带领灵气、超我自觉团体与曼陀罗彩绘等工作坊,有超过二十五年的经验。

*著作有《脉轮曼陀罗》(Mandala of the 7 chakras), Il Cerchio d ella Luna editions, 200。《觉醒曼陀罗》(Mandala of awareness), II Cerchio della Luna editions, 2008.(塔罗牌)

【摘录魅丽杂志125+126期107年2+3月与大师对谈】魅丽私塾社团 赖佩霞幸福福利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