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佩霞专访能量平衡大师尼腾

2018-11-01 关于能量平衡

治疗从我们自己开始
保持正念,同时观照自己

撰文/赖佩霞.翻译/王震芳.整理/编辑部.摄影/江建勋.视觉/KoKo

尼腾 Neeten
* 来自德国,于1994年起即为合格能量平衡训练师,曾受过Neoreichian身体 工作,足部反射疗法,阿育吠陀瑜伽按摩以及生物能头荐骨平衡等训练。自 1977年开始深入静心,并在1988年成为一位身体工作者。
* 在印度普那治疗艺术学院参与研习结业后,继续教授身体工作。十五年来, 在印度、台湾与德国,有四百多个学员从尼腾所带领的能量平衡训练课程中 结业,其中大部份至今都以从事能量平衡身体工作为业。

身为咨商师与教练多年,我观察到大多数的人之所以在人际关系上挫败,很多时候问题出在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情绪反应过于激烈”,也就是当不愉快的感受上来时,沉不住气。第二个部分是“界线不清楚”,经常搞不清楚自己的责任与别人之间的关系。今天的受访者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有实务的操作,也有他细腻的洞察。

我的静心始于奥修的实修,如今这些静心技巧在全球各个角落都有人在运用,要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要让自己的洞察清晰,关键在于静。经过这么多年的学习,还是回到最基本的关键,静心。

遇到问题,我们心里面最想知道的就是“下一步该怎么做?”最实际又简单的方式就是“静下来,沉淀一下”然后,答案就出来了……也许是新的见地,也许是“现在我还不清楚”。

这跟逃避有何不同?差别在于有些人遇到问题从不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想,内心就会开始翻腾、搅动,不舒服,于是总让自己非常忙碌,让自己免于面对这般不爽快的心情。不断闪躲……于是问题永远存在、无解。

“无意识教人闪躲,意识让人面对。”比较好的方式是静下来,好好观察“这个问题”目前对自己所造成的影响,同时期许自己能一步步朝着可能解决问题的方向前进。虽然不是马上立竿见影,但两种不同的心态却会对人的心性有极大不同的影响。

再来就是界线了。受访者指出他在台湾的社会中观察到,家人之间的纠葛主要都来自“界线不清”。的确,在我多年的执业中也发现这个严重的现象,当我们以“爱”之名来包装我们的掌控欲时,常常也把自己给蒙蔽了,这些都跟人的无意识有关。

一旦我们开始找到自己的方式静下心来,很多问题就慢慢迎刃而解。情绪稳定的人比较健康,脑筋比较清楚,也比较懂得画清人与人之间该有的界线。如此我们才能不被自己或别人的情绪绑架。稳住脚,说该说的话,而那些折损人的难听话,也就不用再说了。接下来,我们来听尼腾建议可以怎么做……

 

瑜伽静心 跟着直觉走

赖佩霞:可否先介绍你自己?你来自 哪里?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

尼腾:我在一九五八年出生于德国中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捷克人,母亲是德国人,他们为我建立物质上的保障。或许因为生活不虞匮乏,我觉得日子很无聊,十三岁时仍不知道自己的志向是什么。十五岁时,我从父亲那里看到一本瑜伽书籍,就按照书上所写的,自己开始练习瑜伽,当时德国甚至还没有瑜伽与静心的社群团体。

后来有人带我到奥修中心,我第一次练习动态静心时,感觉奇妙极了,开心地整晚跳舞。在嬉皮运动的影响之下,我很自由也很随性,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前往普那。我在一九八七年开始,在普那接受身体工作的训练。当时并不知道这将是我的专业,那是我人生一段很重要的时间。我现在在世界各地与人们分享的,就是那段时间的学习与经验。

父母保持正念 孩子自然和谐共振

赖佩霞:我看到一个报导,欧洲开始在小学教导静心,其中有个孩子,因为被兄姊欺负,所以他经常处于愤怒的状态,也容易招惹其他同学。透过静心一段时间后,整个人平静下来,家庭的互动状态从此改变。

尼腾:父母让自己保持正念,同时观照自己,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父母能够提供孩子一个支持的空间,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孩子自然会与父母和谐共振。母亲一旦有了孩子,需要经常与婴儿做眼神的接触并拥抱他。当母亲保持临在,孩子自然同步跟着保持临在。

动中求静 在工作中保持临在

赖佩霞:父母如何练习保持临在的状态,进而影响孩子?

尼腾:无论在中国、印度、日本,“安静地关照自己的呼吸”都是最简单也是最古老的静心方法。每天下班后,我们可以找一个安静的房间,排除所有外在的干扰,给自己十分钟,采取舒服的坐姿,放松身体,在三到五个深呼吸之后,保持自然呼吸,然后与呼吸的律动同在,把注意力或内在方向放在一呼一吸的律动上。

对我而言,为人按摩也是一种到达静心的好方法,在工作时感觉到我自己,将能量与他人分享,所以也可以把工作当作一种静心方式。如果你是记者,当你提问时,感受自己如何提问、何时提问,当你聆听受访者的回答时,同时也聆听自己的心。

我忘不了在普那时,听到奥修所说的“工作也是静心”的概念。一般人可能每天像傻瓜一样工作十小时以上,疲惫不堪。但是我们在普那社区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从不感觉疲累。因为我们学会把工作当静心;不管工作内容是什么,无论是清洁、文书、或厨房的工作,对我们而言都是静心。我们可以很享受工作,同时让工作很有效率。

轻松的呼吸中 安静凝视静心

赖佩霞:夫妻可能一起练习静心吗?

尼腾:静心方法中有一个叫“那达布拉玛”。第一阶段三十分钟,眼睛闭起来,找到一个放松的姿势坐着。在 自然轻松的呼吸中,双唇闭着,发出 “嗡”的声音,这个声音必须大到让附近的人都能听到,让“嗡”的声音 震动你的身体。你可以改变声音的高低,也可以允许身体自然、缓慢而轻柔的移动。

第二阶段分为两部分,各七分半。第一部分:掌心向上,以往外画圆的方式来移动双手。以肚脐的部位为起点,双手同时往前缓缓移动、分开,画出两个大圆,左右两边的动作一样。手的移动必须非常慢,慢到从外表看起来像是静止一样。感觉你向外给出你的能量。七分半钟之后,进入第二部分,这时你转动双手将掌心朝下,开始以相反的方向来移动画圆。双手从肚脐的地方开始移动,然后在 身体的两边向外分开,感觉你将能量 接收进来。第三阶段则是完全静止,安静地坐着五分钟。

如果你们是夫妻,可以彼此对坐,从第一阶段开始,一起“嗡”半小时,在第二阶段,一个人手心向下给予时,另一个人手心向上接受,七分半钟之后就改变方向。第三阶段则互相拥抱,安静不动五分钟。这是非常美丽的静心。也有一种凝视的静心,彼此安静地对坐,不用做任何事情,就是坐在那里,彼此温柔地对看。

画清必要的界线 找到自己的价值感

赖佩霞:根据你多年来台的经历与观察,什么是台湾人最感压力的事情?

尼腾:东方社会的家庭关系比较亲密,家庭的向心力与凝聚力比较强,家庭结构趋向彼此依赖。台湾人非常热心,如果我迷路了,他们会亲自带路。台湾人也喜欢社交,但对我来说可能太多了。此外,人与人之间的界线比较不明确,不懂得设立界线,所以容易把许多事情混淆在一起。

人与人之间的身体有一个界线,当我准备进行身体工作前,需要预先与案主沟通,了解我可以进行的深度到哪里;沟通完毕之后,我会建立一个自然的界线。这样的态度对台湾人是困难的。他们认为他们每天必须忍受、承受每件事情。在德国,每件事情的界线非常清楚,黑白分明,我从台湾人身上看到弹性与变通。所以,或许台湾人可以学习建立架构,清楚自己个人的界线。

赖佩霞:你在工作坊或个案中,发现多数台湾女性面临的问题是什么?

尼腾:很多人习惯批判自己,自我价值感不高,认为女性的地位比男性低。不过,当她们遇到难题时懂得感恩,认为自己有房子、有孩子、有丈夫、有食物、有收入,可以负担个案的费用就很幸福了。我不需要对案主做太多,他们其实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我只是提供支持,让他们找到生命的出路,而不是评论或告诉他们应该怎样。作为一个谦卑的治疗者,就是帮助案主重新回到自己,让他们知道我们都是人类,都有与他们一样的问题。

照顾别人之前 先把自己照顾好

赖佩霞: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互相提醒,学习仁慈地对待自己。

尼腾:我们在身体工作的训练中一再被提醒,在接触别人之前,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照顾好。除了要学习与自己的身体同在,也要学着跟随自己的心;很多人以为学习身体工作与治疗最重要的是技巧,所以努力学按摩。而我所学习到的治疗是从我们自己开始,我们先观照自己、敞开自己、分 享自己、才会懂得如何支持别人。

赖佩霞:身为父母,我们如何成为孩子的生命教练?

尼腾:对自己仁慈、接纳自己、喜欢自己、珍惜自己。如果父母想为孩子 做最好的,就先为自己做最好的,我们很自然地会把自己所拥有的生命品质转移给下一代。如果父母真的爱自己,自然会把这分爱转移给孩子,即便孩子又哭又闹,仍然爱他、亲自照顾他。 就像我们前面谈的,每天睡前给自己一些时间静心。你也可以抱着枕头,滋养内在小孩,不必靠另一个人来滋养自己。我们常见到的情形是,男人或女人都希望对方能滋养他,为他做些什么;我们可以学会一些简单自然的方法滋养自己,最简单的就是抱着枕头,或到森林里,抱着大树,跟树 讲话,接受大自然的滋养,或者泡澡 放松,这些方法一点都不复杂。

 

来源:魅丽Amazing 4月号/2018 No.127

%d 位部落客按了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