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工作中的靜心—尼騰Neeten

緒論

在我生命中,第一次經驗到有意識的碰觸,並理解它如何影響我們,是在1979年,當我坐在奧修師父面前,我的前額正接收著他的手。這個經驗難以描述,接下來的好幾個小時,感覺像是所有事物都慢了下來,頭腦是冷靜的,有一種「一」的感受,和在生物動能頭薦骨(Biodynamic Craniosacral)工作裡所經驗到的長潮或是動態靜止類似。

無論如何,從此以後,那一個經驗本身持續發展至今,讓有意識的碰觸成為我的工作,也是我的靜心。先是透過學習、累積經驗以及能量平衡按摩(Rebalancing)的工作,還有近兩年來頭薦骨的學習。我的論文意旨是為描述這之間的相似性,以及當我試著把它們在我的內在整合起來,幫助理解、釐清有意識的碰觸之美。

能量平衡按摩是深層組織按摩,結合關節移動、結構工作,再次校準身體、呼吸和身體覺知。這個工作源自於伊達‧羅夫,他在1950年代發展出這一類型的身體結構工作。基本上,它運用一個概念,透過10~15節個案,身體模式被認出、並透過肌筋膜和身體各個區位工作,便能讓緊抓的模式被認出,讓身體得以校準。它同時也涵蓋教育案主如何以更有意識和優雅的方式來運用身體。最重要的是,能量平衡按摩對身體而言,是一個靜心且科學的途徑。重點是運用它並經驗到有意識、受尊重的碰觸。

1. 有意識的碰觸和能量平衡按摩個案中的回應(肌肉、結締組織、神經系統)

a. 對執行師而言

在能量平衡按摩個案中,對我而言,作為執行師最主要的定位會是,首先是去感受我的身體、呼吸、我移動的方式,覺察到我思考的過程,以及涵蓋案主,觀察他的呼吸模式,感覺密度、以及結締組織和肌肉的不同特點。同時確認我的回應,大多數是透過身體經驗,像是熱、心跳速率的改變,收縮,同時也觀照我頭腦的狀態。根據我得到的訊息,我會鼓勵他呼吸,或者鼓勵他更去覺察身體的某些特定部位。

要如何來描述這對執行師帶來的影響呢,簡單來說,可以用「我們」來描述。我們整個身體和心智在身體層面上都是活躍的,同時透過感受、視覺、甚或聽覺、嗅覺去感知,能量上的改變也會被涵蓋進來。

當我們試著只描述肌肉、組織、神經的影響,我可以觀察到在一節約90分鐘的個案中,結締組織和神經系統會有不同的階段。第一個部分可能會更活躍,所以肌肉和結締組織會細微地收縮,神經系統比較會待在副交感神經的啟動狀態,只有一小部分會生產更多的能量讓案主的第一個層次的濃稠組織或肌肉可以動開來。

在個案的中段,通常都會安靜下來,呼吸變慢,肌肉和組織變得柔軟,神經系統進入調節狀態。在個案的這個部分,很常有的發生會是,在我的頭腦裡,會有一種如釋重負和釐清的感受。或者突然之間,會有直覺出現在螢幕上,然後我會發現我自己完全被吸引去感受案主身體中在結構裡某個特定的部位,並邀請了一個釋放。

個案的最後一部分通常非常平靜,也許握在枕骨或是腳。此時的呼吸、心跳緩慢,肌肉和組織會抵達一個放鬆的狀態,「一種像是吐氣的感受」,神經系統它自己會進入靜止或是平靜的循環。這是大致上的描述,仍會有例外。

b. 案主的回應

案主的回應可能會很相似,一般來說他們的感知都不會太清晰。在個案的第一部份,組織和肌肉通常都很緊繃,所以把案主的呼吸也納進來可能會有助於支持敞開。

神經系統通常都會輕微地被啟動。當我們一起工作進行到個案中段時,案主會調節他的神經系統。肌肉和結締組織通常會軟化,呼吸也深化。或許需要支持的部位會凸顯出來。當這些部位被碰觸到或是拉伸了,那一個特定的部位會釋放能量,案主通常會在這個位置經驗到釋放還有擴展。案主常會回報,他們在被支持的位置上,感知的改變,或者他們開始出現和創傷經驗相關的畫面或是記憶。

在過去幾年我開始引用資源的概念。在那之後案主他們自身會更朝向調節的循環定位,而不是想把故事解決。很多人跟我提及,和資源連結在個案中對他們而言是新的經驗,而這個也幫助他們不會迷失在他們的故事之中,並開始療癒。

個案的最後一個部分,是最有趣的部分。一般而言我們會來到這節個案的整合部分。接受者更為安靜。結締組織和肌肉會有種感受,我們在生物動能頭薦骨中將這個感受稱之為「液態身體」的擴張。神經系統會來到副交感神經的這個分支。在近兩年來我開始把中線感知也納進來,並提供靜止點或向原生呼吸定位。

我舉幾個個案的例子:Peter 接受了我5次的個案,他來的時候在左側薦髂關節附近有嚴重的背痛,我們做了四次(經典的)能量平衡個案,分別是呼吸、胸部、雙腳、回到下背痛的部位。在第五次個案時,我們在腹部工作,當我觸碰他左側的腰大肌時,感覺相當的稠密,所以我在那裡停留了許久,並把自己定位於中線和身體周圍更廣闊的場域。很快地,腰大肌就改變了它的密度,有熱的感覺從他的腿中釋放。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驚訝,通常,當我在深層組織的層次上工作時,我會被拉入個案的系統中,但這一次,隨著我清楚定位自身,我可以感覺到長潮層次的原生呼吸。我們在雙腳完成個案,個案結束後,Peter說他好像感覺到有人把他的脊椎拉向右側,然後他就變得很寧靜.

我可以觀察到個案整個骨盆區域的狀態變得更為自然,而且他看起來被淨化清理了,我很感激這次的經驗,它給予了我跟許多個案一同工作的關鍵

另外一個例子是Ulla。在她開始第四節個案之前,我建議做半節的頭薦骨個案,她同意了,因為她有過優普哲顱薦椎的個案經驗,在那節個案中,她的磨牙習慣有良好的釋放。我主要在肩頸區位進行深層組織工作,之後轉換成生物動能頭薦骨。我們很快進入中立,到中潮層次上的原生呼吸。我運用了蝶枕手位,向顱底定位。

她的系統顯現出一個側彎模式,我發現這個側彎和她右肩的緊繃有代償關係。在來到平衡的狀態之後,空間變清晰了。她說,那感覺像是她的下顎改變了,她的右肩也找到一個新的位置。我們在薦骨運用CV4結束這節個案。在個案之後她回報,她感覺更有活力,視野也變得更清晰,而且身體的界線就像擴張了一樣。

在此做一個小結,我開始理解,結合兩種身體工作系統,是有可能的。

2. 生物動能頭薦骨原則以及頭薦骨個案中的回應

a. 對執行師而言

b. 對案主而言

就我的理解,生物動能頭薦骨身體工作的基本原則如下,向原生呼吸定位,執行師的中立態度,向案主的中線定位,溝通碰觸的力道,建立資源、追蹤身體感受,允許系統自身去尋找中立並消融惰性模式,以及向潮汐身體、長潮或動態靜止定位。

a. 執行師的面向:個案中的回應

一般而言,當我開始個案的第一階段,當作為執行師的感知能抱持中立,在這個空間,頭腦會冷靜下來,神經系統安頓下來,呼吸緩慢下來,肌肉和結締組織便能放鬆。當原生呼吸的感知釐清,會有一種紮根、落地的感受。

跟案主的第一個接觸,在邀請接收者的中立和原生呼吸之後,我對於整體式轉換的感受,一如我們所述,通常會在我的周圍感受到一種清晰的場。同時,原生呼吸會來到前景,為我帶來的影響會像是一種心的安頓,吐氣,視線變得清晰。在個案的中段,看案主帶來的狀況而定,當跟中潮以及惰性支點一起工作時,我的身體回應會是,一種熱的感覺,或是在我的身體裡,和案主的同一個身體部位會有同樣的感覺。

有的時候我可以看見那些受影響區位的一些畫面。透過維持住那一個空間,讓解決之道(消融)可以發生,很常有的是,我會感知到中線,帶著這樣的感知,執行師的中立得以深化。當案主的系統進入中立,來到惰性支點,我很多時候都能觀察到我會做個深呼吸,釋放的感覺也會創造出場域中的明晰。在個案的尾聲,整合的部分,最值得一提的經驗是,作為一個執行師,當我們來到動態靜止。這個狀態在很多練習個案中發生了,也允許我進入一個深深的靜心空間,感受到臨在和滋養。很多時候,當案主的系統待在中潮層次的原生呼吸,感受會有些微的不同,比較像是一個清晰的頭腦和柔軟的心,身體結構的感知比較來到前景(被凸顯)。

b. 對案主而言

個案中的安頓部分通常都會提供個案一個空間去連結和感受他們的資源,他在按摩床上、在房間裡的舒適程度。比如說,燈光、聲響、體溫,還有多數案主都會提及,他們喜歡在個案的一開始就有空間。還有感覺到「我可以表達我的需求」,幫助他們感覺安全,以及「啟動調節」,就像有一次個案後一個接收者告訴我的一樣。

對於案主而言,溝通碰觸是另一個重要的經驗。我以和Petra進行的頭薦骨個案為例,她的系統高度活躍,在最開始她告訴我她非常害怕被男人碰觸,因為她離婚的前夫曾經對她非常暴力。就像我們之前談到的一樣,對她而言她的資源讓一切變得更清晰,她告訴我要如何碰觸、碰觸多久時間,以及她想要從身體的哪一側被碰觸。在這節個案安頓的部分,她說「謝謝你的尊重,我已經感覺到一切都變得更冷靜了。」

基本上整節個案都是要去支持和用一個安全的方式來碰觸她,在不同的位置,有時他甚至要求要施加一點力道。溝通碰觸基本上就是這整節個案。

文字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3127613159049


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的老師尼騰Neeten和頭薦骨共振個案的老師欽騰Chintan下個月起要來台灣開課囉~有興趣學習成長的朋友們敬請把握機會喔👍👍👍

⭐️2019 身體再平衡按摩 訓練課程一、二階
帶領者:尼騰 Neeten
地點:普那生活空間
一階 8/15~8/19
二階 8/21~8/25

⭐️頭薦骨共振初階訓練
帶領者:欽騰 Chintan
地點:普那生活空間
初階單元一:2019/10/11-16(共六天)
初階單元二:2019/10/18-23(共六天)

⭐️頭薦骨共振進修課程— 心與中線
帶領者:欽騰 Chintan
地點:普那生活空間
2019/10/26~10/29 (共4天)

⭐️頭薦骨共振進階訓練
帶領者:欽騰 Chintan
地點:苗栗鹿橋山莊
單元C 2019/11/01(五)~11/05(二)
單元D 2019/11/08(五)~11/12(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