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工作中的静心—尼腾Neeten

绪论

在我生命中,第一次经验到有意识的碰触,并理解它如何影响我们,是在1979年,当我坐在奥修师父面前,我的前额正接收着他的手。这个经验难以描述,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感觉像是所有事物都慢了下来,头脑是冷静的,有一种“一”的感受,和在生物动能头荐骨(Biodynamic Craniosacral)工作里所经验到的长潮或是动态静止类似。

无论如何,从此以后,那一个经验本身持续发展至今,让有意识的碰触成为我的工作,也是我的静心。先是透过学习、累积经验以及能量平衡按摩(Rebalancing)的工作,还有近两年来头荐骨的学习。我的论文意旨是为描述这之间的相似性,以及当我试着把它们在我的内在整合起来,帮助理解、厘清有意识的碰触之美。

能量平衡按摩是深层组织按摩,结合关节移动、结构工作,再次校准身体、呼吸和身体觉知。这个工作源自于伊达‧罗夫,他在1950年代发展出这一类型的身体结构工作。基本上,它运用一个概念,透过10~15节个案,身体模式被认出、并透过肌筋膜和身体各个区位工作,便能让紧抓的模式被认出,让身体得以校准。它同时也涵盖教育案主如何以更有意识和优雅的方式来运用身体。最重要的是,能量平衡按摩对身体而言,是一个静心且科学的途径。重点是运用它并经验到有意识、受尊重的碰触。

1. 有意识的碰触和能量平衡按摩个案中的回应(肌肉、结缔组织、神经系统)

a. 对执行师而言

在能量平衡按摩个案中,对我而言,作为执行师最主要的定位会是,首先是去感受我的身体、呼吸、我移动的方式,觉察到我思考的过程,以及涵盖案主,观察他的呼吸模式,感觉密度、以及结缔组织和肌肉的不同特点。同时确认我的回应,大多数是透过身体经验,像是热、心跳速率的改变,收缩,同时也观照我头脑的状态。根据我得到的讯息,我会鼓励他呼吸,或者鼓励他更去觉察身体的某些特定部位。

要如何来描述这对执行师带来的影响呢,简单来说,可以用“我们”来描述。我们整个身体和心智在身体层面上都是活跃的,同时透过感受、视觉、甚或听觉、嗅觉去感知,能量上的改变也会被涵盖进来。

当我们试着只描述肌肉、组织、神经的影响,我可以观察到在一节约90分钟的个案中,结缔组织和神经系统会有不同的阶段。第一个部分可能会更活跃,所以肌肉和结缔组织会细微地收缩,神经系统比较会待在副交感神经的启动状态,只有一小部分会生产更多的能量让案主的第一个层次的浓稠组织或肌肉可以动开来。

在个案的中段,通常都会安静下来,呼吸变慢,肌肉和组织变得柔软,神经系统进入调节状态。在个案的这个部分,很常有的发生会是,在我的头脑里,会有一种如释重负和厘清的感受。或者突然之间,会有直觉出现在萤幕上,然后我会发现我自己完全被吸引去感受案主身体中在结构里某个特定的部位,并邀请了一个释放。

个案的最后一部分通常非常平静,也许握在枕骨或是脚。此时的呼吸、心跳缓慢,肌肉和组织会抵达一个放松的状态,“一种像是吐气的感受”,神经系统它自己会进入静止或是平静的循环。这是大致上的描述,仍会有例外。

b. 案主的回应

案主的回应可能会很相似,一般来说他们的感知都不会太清晰。在个案的第一部份,组织和肌肉通常都很紧绷,所以把案主的呼吸也纳进来可能会有助于支持敞开。

神经系统通常都会轻微地被启动。当我们一起工作进行到个案中段时,案主会调节他的神经系统。肌肉和结缔组织通常会软化,呼吸也深化。或许需要支持的部位会凸显出来。当这些部位被碰触到或是拉伸了,那一个特定的部位会释放能量,案主通常会在这个位置经验到释放还有扩展。案主常会回报,他们在被支持的位置上,感知的改变,或者他们开始出现和创伤经验相关的画面或是记忆。

在过去几年我开始引用资源的概念。在那之后案主他们自身会更朝向调节的循环定位,而不是想把故事解决。很多人跟我提及,和资源连结在个案中对他们而言是新的经验,而这个也帮助他们不会迷失在他们的故事之中,并开始疗愈。

个案的最后一个部分,是最有趣的部分。一般而言我们会来到这节个案的整合部分。接受者更为安静。结缔组织和肌肉会有种感受,我们在生物动能头荐骨中将这个感受称之为“液态身体”的扩张。神经系统会来到副交感神经的这个分支。在近两年来我开始把中线感知也纳进来,并提供静止点或向原生呼吸定位。

我举几个个案的例子:Peter 接受了我5次的个案,他来的时候在左侧荐髂关节附近有严重的背痛,我们做了四次(经典的)能量平衡个案,分别是呼吸、胸部、双脚、回到下背痛的部位。在第五次个案时,我们在腹部工作,当我触碰他左侧的腰大肌时,感觉相当的稠密,所以我在那里停留了许久,并把自己定位于中线和身体周围更广阔的场域。很快地,腰大肌就改变了它的密度,有热的感觉从他的腿中释放。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惊讶,通常,当我在深层组织的层次上工作时,我会被拉入个案的系统中,但这一次,随着我清楚定位自身,我可以感觉到长潮层次的原生呼吸。我们在双脚完成个案,个案结束后,Peter说他好像感觉到有人把他的脊椎拉向右侧,然后他就变得很宁静.

我可以观察到个案整个骨盆区域的状态变得更为自然,而且他看起来被净化清理了,我很感激这次的经验,它给予了我跟许多个案一同工作的关键

另外一个例子是Ulla。在她开始第四节个案之前,我建议做半节的头荐骨个案,她同意了,因为她有过优普哲颅荐椎的个案经验,在那节个案中,她的磨牙习惯有良好的释放。我主要在肩颈区位进行深层组织工作,之后转换成生物动能头荐骨。我们很快进入中立,到中潮层次上的原生呼吸。我运用了蝶枕手位,向颅底定位。

她的系统显现出一个侧弯模式,我发现这个侧弯和她右肩的紧绷有代偿关系。在来到平衡的状态之后,空间变清晰了。她说,那感觉像是她的下颚改变了,她的右肩也找到一个新的位置。我们在荐骨运用CV4结束这节个案。在个案之后她回报,她感觉更有活力,视野也变得更清晰,而且身体的界线就像扩张了一样。

在此做一个小结,我开始理解,结合两种身体工作系统,是有可能的。

2. 生物动能头荐骨原则以及头荐骨个案中的回应

a. 对执行师而言

b. 对案主而言

就我的理解,生物动能头荐骨身体工作的基本原则如下,向原生呼吸定位,执行师的中立态度,向案主的中线定位,沟通碰触的力道,建立资源、追踪身体感受,允许系统自身去寻找中立并消融惰性模式,以及向潮汐身体、长潮或动态静止定位。

a. 执行师的面向:个案中的回应

一般而言,当我开始个案的第一阶段,当作为执行师的感知能抱持中立,在这个空间,头脑会冷静下来,神经系统安顿下来,呼吸缓慢下来,肌肉和结缔组织便能放松。当原生呼吸的感知厘清,会有一种扎根、落地的感受。

跟案主的第一个接触,在邀请接收者的中立和原生呼吸之后,我对于整体式转换的感受,一如我们所述,通常会在我的周围感受到一种清晰的场。同时,原生呼吸会来到前景,为我带来的影响会像是一种心的安顿,吐气,视线变得清晰。在个案的中段,看案主带来的状况而定,当跟中潮以及惰性支点一起工作时,我的身体回应会是,一种热的感觉,或是在我的身体里,和案主的同一个身体部位会有同样的感觉。

有的时候我可以看见那些受影响区位的一些画面。透过维持住那一个空间,让解决之道(消融)可以发生,很常有的是,我会感知到中线,带着这样的感知,执行师的中立得以深化。当案主的系统进入中立,来到惰性支点,我很多时候都能观察到我会做个深呼吸,释放的感觉也会创造出场域中的明晰。在个案的尾声,整合的部分,最值得一提的经验是,作为一个执行师,当我们来到动态静止。这个状态在很多练习个案中发生了,也允许我进入一个深深的静心空间,感受到临在和滋养。很多时候,当案主的系统待在中潮层次的原生呼吸,感受会有些微的不同,比较像是一个清晰的头脑和柔软的心,身体结构的感知比较来到前景(被凸显)。

b. 对案主而言

个案中的安顿部分通常都会提供个案一个空间去连结和感受他们的资源,他在按摩床上、在房间里的舒适程度。比如说,灯光、声响、体温,还有多数案主都会提及,他们喜欢在个案的一开始就有空间。还有感觉到“我可以表达我的需求”,帮助他们感觉安全,以及“启动调节”,就像有一次个案后一个接收者告诉我的一样。

对于案主而言,沟通碰触是另一个重要的经验。我以和Petra进行的头荐骨个案为例,她的系统高度活跃,在最开始她告诉我她非常害怕被男人碰触,因为她离婚的前夫曾经对她非常暴力。就像我们之前谈到的一样,对她而言她的资源让一切变得更清晰,她告诉我要如何碰触、碰触多久时间,以及她想要从身体的哪一侧被碰触。在这节个案安顿的部分,她说“谢谢你的尊重,我已经感觉到一切都变得更冷静了。”

基本上整节个案都是要去支持和用一个安全的方式来碰触她,在不同的位置,有时他甚至要求要施加一点力道。沟通碰触基本上就是这整节个案。

文字来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3127613159049


雷门的能量平衡个案的老师尼腾Neeten和头荐骨共振个案的老师钦腾Chintan下个月起要来台湾开课囉~有兴趣学习成长的朋友们敬请把握机会喔👍👍👍

⭐️2019 身体再平衡按摩 训练课程一、二阶
带领者:尼腾 Neeten
地点:普那生活空间
一阶 8/15~8/19
二阶 8/21~8/25

⭐️头荐骨共振初阶训练
带领者:钦腾 Chintan
地点:普那生活空间
初阶单元一:2019/10/11-16(共六天)
初阶单元二:2019/10/18-23(共六天)

⭐️头荐骨共振进修课程— 心与中线
带领者:钦腾 Chintan
地点:普那生活空间
2019/10/26~10/29 (共4天)

⭐️头荐骨共振进阶训练
带领者:钦腾 Chintan
地点:苗栗鹿桥山庄
单元C 2019/11/01(五)~11/05(二)
单元D 2019/11/08(五)~11/12(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