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平衡個案中的身體閱讀(body reading)

在國外的能量平衡(Rebalancing)個案中,諮詢過後首先會做的是案主的身體閱讀(body reading),身體閱讀有分動態和靜態的,可以得到案主身體結構的概括訊息,經驗越豐富的執行師越能夠從平淡無奇的姿勢或動作中看到或感知到案主身心的歷史和目前狀態。可惜的是,在東方人相對保守的環境,加上身體沒有被閱讀的習慣而容易感覺到壓力,因此雖然在執行師的培育過程上有身體閱讀的訓練,但實際個案上常常會略過這個步驟,而只能在諮詢與接觸身體時的連結中感知案主的身心訊息。

因為想提升療程的效率與精準度,我從去年開始接受不同種類的課程和訓練,包含中西醫、另類療法(Alternative therapy)和跨界學習,也因為重回物理治療師的工作而重溫儀器徒手運動治療,其中在復健科診所接觸到許多老人、在長照系統接觸到一些小孩。不同前幾年的是,我把這段時間的重心放在人體力學和氣場的評估的訓練上,想更清楚了解身體在動態、靜態或是能量上的狀態,這背後的動機可以套一句老師們常講的話:「只要看得見、摸得到身體的狀態,就可以治療得到。」因此我花了一些時間來學習評估技巧,並且將其整合到個案的身體閱讀。

每次個案的身體閱讀雖然對身體有不同角度的觀點和思維,但都是敞開自己的過去、現在甚至未來的樣貌,從當下的身體狀態「可能的過去成因」到「推論的未來結果」這相續的流之中觸動某個關鍵點,改變就跟著發生。就像一些穿越劇或電影例如《回到未來》、《蘿拉快跑》、《蝴蝶效應》、《仁醫》、《還有機會說再見》等,身體閱讀像是帶著案主回到過去,撥雲見日般地看見某個造成現狀的關鍵點,由當下的身體狀態來推論過去受到的外力影響或是代償的慣性習慣,然後用關節釋放、深層組織按摩、呼吸、費登奎斯或亞歷山大等技巧來消除這些症狀成因所帶來的影響,以及重塑良好的習慣,讓案主的身體結構更平衡而流動、身心的連結更好,而能將覺知帶進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