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案中的釋放、流動與滋養

最近在個案中發覺同一位案主在相鄰的幾個頭薦骨個案中,會出現幾種不同的反應 — 釋放、流動與滋養。

人體的自然律動在頭薦骨系統中以中潮的方式表現,就像大海的潮汐,海浪在膨脹般地湧向前方時,會先收縮退後,彷彿在吸收、蓄積和醞釀能量一般。案主在一個個案或是幾個連續個案中也會出現這樣子的情況,例如:

  1. 釋放:壓抑在身心的情緒或能量藉由連結到中潮之力得以顯現,在個案給予者的安全支持下出來。
  2. 流動:固著、停滯的能量藉由中潮之力慢慢融化,有了動能得以開始移動。
  3. 滋養:在放鬆的狀態下,案主的身心連結到本有、過往或宇宙的資源,得以從中得到能量,伴隨而來的是喜悅與充電的感覺。

在一個個案中可能同時出現這三種情況,也有可能指出現其中一、兩種。至於出現與否及其順序是有案主身體的「固有療程計畫」決定的。此外,並沒有說出現哪種情況比較好,例如,雖然感覺到釋放後的輕鬆感,但如果在接下來的個案一直期待再度釋放更多底層情緒,一旦流動或滋養來臨,反而有些失落感。這是忽略了身心有自己的療癒智慧,這是生命與生具來的自癒力,有其自成一格的步調和規劃,假使我們用頭腦介入還原的步驟,對個案來說反而是一種阻礙,這種成見隔絕了我們對身心的感受。

因此,保持好奇和敞開是很重要的,無論釋放、流動與滋養哪一個到來,都允許並歡迎它的出現,當它消失時也覺察這份消逝,不留戀地回到平靜或是迎接下一個狀態出現。如此一來個案界變得鮮活,每次個案都可以有新的感受和發現,身心也隨之漸漸打開,療癒自然發生,一切都如此圓滿及美好。

身體工作中的靜心—尼騰Neeten

緒論

在我生命中,第一次經驗到有意識的碰觸,並理解它如何影響我們,是在1979年,當我坐在奧修師父面前,我的前額正接收著他的手。這個經驗難以描述,接下來的好幾個小時,感覺像是所有事物都慢了下來,頭腦是冷靜的,有一種「一」的感受,和在生物動能頭薦骨(Biodynamic Craniosacral)工作裡所經驗到的長潮或是動態靜止類似。

無論如何,從此以後,那一個經驗本身持續發展至今,讓有意識的碰觸成為我的工作,也是我的靜心。先是透過學習、累積經驗以及能量平衡按摩(Rebalancing)的工作,還有近兩年來頭薦骨的學習。我的論文意旨是為描述這之間的相似性,以及當我試著把它們在我的內在整合起來,幫助理解、釐清有意識的碰觸之美。

能量平衡按摩是深層組織按摩,結合關節移動、結構工作,再次校準身體、呼吸和身體覺知。這個工作源自於伊達‧羅夫,他在1950年代發展出這一類型的身體結構工作。基本上,它運用一個概念,透過10~15節個案,身體模式被認出、並透過肌筋膜和身體各個區位工作,便能讓緊抓的模式被認出,讓身體得以校準。它同時也涵蓋教育案主如何以更有意識和優雅的方式來運用身體。最重要的是,能量平衡按摩對身體而言,是一個靜心且科學的途徑。重點是運用它並經驗到有意識、受尊重的碰觸。

1. 有意識的碰觸和能量平衡按摩個案中的回應(肌肉、結締組織、神經系統)

a. 對執行師而言

在能量平衡按摩個案中,對我而言,作為執行師最主要的定位會是,首先是去感受我的身體、呼吸、我移動的方式,覺察到我思考的過程,以及涵蓋案主,觀察他的呼吸模式,感覺密度、以及結締組織和肌肉的不同特點。同時確認我的回應,大多數是透過身體經驗,像是熱、心跳速率的改變,收縮,同時也觀照我頭腦的狀態。根據我得到的訊息,我會鼓勵他呼吸,或者鼓勵他更去覺察身體的某些特定部位。

要如何來描述這對執行師帶來的影響呢,簡單來說,可以用「我們」來描述。我們整個身體和心智在身體層面上都是活躍的,同時透過感受、視覺、甚或聽覺、嗅覺去感知,能量上的改變也會被涵蓋進來。

當我們試著只描述肌肉、組織、神經的影響,我可以觀察到在一節約90分鐘的個案中,結締組織和神經系統會有不同的階段。第一個部分可能會更活躍,所以肌肉和結締組織會細微地收縮,神經系統比較會待在副交感神經的啟動狀態,只有一小部分會生產更多的能量讓案主的第一個層次的濃稠組織或肌肉可以動開來。

在個案的中段,通常都會安靜下來,呼吸變慢,肌肉和組織變得柔軟,神經系統進入調節狀態。在個案的這個部分,很常有的發生會是,在我的頭腦裡,會有一種如釋重負和釐清的感受。或者突然之間,會有直覺出現在螢幕上,然後我會發現我自己完全被吸引去感受案主身體中在結構裡某個特定的部位,並邀請了一個釋放。

個案的最後一部分通常非常平靜,也許握在枕骨或是腳。此時的呼吸、心跳緩慢,肌肉和組織會抵達一個放鬆的狀態,「一種像是吐氣的感受」,神經系統它自己會進入靜止或是平靜的循環。這是大致上的描述,仍會有例外。

b. 案主的回應

案主的回應可能會很相似,一般來說他們的感知都不會太清晰。在個案的第一部份,組織和肌肉通常都很緊繃,所以把案主的呼吸也納進來可能會有助於支持敞開。

神經系統通常都會輕微地被啟動。當我們一起工作進行到個案中段時,案主會調節他的神經系統。肌肉和結締組織通常會軟化,呼吸也深化。或許需要支持的部位會凸顯出來。當這些部位被碰觸到或是拉伸了,那一個特定的部位會釋放能量,案主通常會在這個位置經驗到釋放還有擴展。案主常會回報,他們在被支持的位置上,感知的改變,或者他們開始出現和創傷經驗相關的畫面或是記憶。

在過去幾年我開始引用資源的概念。在那之後案主他們自身會更朝向調節的循環定位,而不是想把故事解決。很多人跟我提及,和資源連結在個案中對他們而言是新的經驗,而這個也幫助他們不會迷失在他們的故事之中,並開始療癒。

個案的最後一個部分,是最有趣的部分。一般而言我們會來到這節個案的整合部分。接受者更為安靜。結締組織和肌肉會有種感受,我們在生物動能頭薦骨中將這個感受稱之為「液態身體」的擴張。神經系統會來到副交感神經的這個分支。在近兩年來我開始把中線感知也納進來,並提供靜止點或向原生呼吸定位。

我舉幾個個案的例子:Peter 接受了我5次的個案,他來的時候在左側薦髂關節附近有嚴重的背痛,我們做了四次(經典的)能量平衡個案,分別是呼吸、胸部、雙腳、回到下背痛的部位。在第五次個案時,我們在腹部工作,當我觸碰他左側的腰大肌時,感覺相當的稠密,所以我在那裡停留了許久,並把自己定位於中線和身體周圍更廣闊的場域。很快地,腰大肌就改變了它的密度,有熱的感覺從他的腿中釋放。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驚訝,通常,當我在深層組織的層次上工作時,我會被拉入個案的系統中,但這一次,隨著我清楚定位自身,我可以感覺到長潮層次的原生呼吸。我們在雙腳完成個案,個案結束後,Peter說他好像感覺到有人把他的脊椎拉向右側,然後他就變得很寧靜.

我可以觀察到個案整個骨盆區域的狀態變得更為自然,而且他看起來被淨化清理了,我很感激這次的經驗,它給予了我跟許多個案一同工作的關鍵

另外一個例子是Ulla。在她開始第四節個案之前,我建議做半節的頭薦骨個案,她同意了,因為她有過優普哲顱薦椎的個案經驗,在那節個案中,她的磨牙習慣有良好的釋放。我主要在肩頸區位進行深層組織工作,之後轉換成生物動能頭薦骨。我們很快進入中立,到中潮層次上的原生呼吸。我運用了蝶枕手位,向顱底定位。

她的系統顯現出一個側彎模式,我發現這個側彎和她右肩的緊繃有代償關係。在來到平衡的狀態之後,空間變清晰了。她說,那感覺像是她的下顎改變了,她的右肩也找到一個新的位置。我們在薦骨運用CV4結束這節個案。在個案之後她回報,她感覺更有活力,視野也變得更清晰,而且身體的界線就像擴張了一樣。

在此做一個小結,我開始理解,結合兩種身體工作系統,是有可能的。

2. 生物動能頭薦骨原則以及頭薦骨個案中的回應

a. 對執行師而言

b. 對案主而言

就我的理解,生物動能頭薦骨身體工作的基本原則如下,向原生呼吸定位,執行師的中立態度,向案主的中線定位,溝通碰觸的力道,建立資源、追蹤身體感受,允許系統自身去尋找中立並消融惰性模式,以及向潮汐身體、長潮或動態靜止定位。

a. 執行師的面向:個案中的回應

一般而言,當我開始個案的第一階段,當作為執行師的感知能抱持中立,在這個空間,頭腦會冷靜下來,神經系統安頓下來,呼吸緩慢下來,肌肉和結締組織便能放鬆。當原生呼吸的感知釐清,會有一種紮根、落地的感受。

跟案主的第一個接觸,在邀請接收者的中立和原生呼吸之後,我對於整體式轉換的感受,一如我們所述,通常會在我的周圍感受到一種清晰的場。同時,原生呼吸會來到前景,為我帶來的影響會像是一種心的安頓,吐氣,視線變得清晰。在個案的中段,看案主帶來的狀況而定,當跟中潮以及惰性支點一起工作時,我的身體回應會是,一種熱的感覺,或是在我的身體裡,和案主的同一個身體部位會有同樣的感覺。

有的時候我可以看見那些受影響區位的一些畫面。透過維持住那一個空間,讓解決之道(消融)可以發生,很常有的是,我會感知到中線,帶著這樣的感知,執行師的中立得以深化。當案主的系統進入中立,來到惰性支點,我很多時候都能觀察到我會做個深呼吸,釋放的感覺也會創造出場域中的明晰。在個案的尾聲,整合的部分,最值得一提的經驗是,作為一個執行師,當我們來到動態靜止。這個狀態在很多練習個案中發生了,也允許我進入一個深深的靜心空間,感受到臨在和滋養。很多時候,當案主的系統待在中潮層次的原生呼吸,感受會有些微的不同,比較像是一個清晰的頭腦和柔軟的心,身體結構的感知比較來到前景(被凸顯)。

b. 對案主而言

個案中的安頓部分通常都會提供個案一個空間去連結和感受他們的資源,他在按摩床上、在房間裡的舒適程度。比如說,燈光、聲響、體溫,還有多數案主都會提及,他們喜歡在個案的一開始就有空間。還有感覺到「我可以表達我的需求」,幫助他們感覺安全,以及「啟動調節」,就像有一次個案後一個接收者告訴我的一樣。

對於案主而言,溝通碰觸是另一個重要的經驗。我以和Petra進行的頭薦骨個案為例,她的系統高度活躍,在最開始她告訴我她非常害怕被男人碰觸,因為她離婚的前夫曾經對她非常暴力。就像我們之前談到的一樣,對她而言她的資源讓一切變得更清晰,她告訴我要如何碰觸、碰觸多久時間,以及她想要從身體的哪一側被碰觸。在這節個案安頓的部分,她說「謝謝你的尊重,我已經感覺到一切都變得更冷靜了。」

基本上整節個案都是要去支持和用一個安全的方式來碰觸她,在不同的位置,有時他甚至要求要施加一點力道。溝通碰觸基本上就是這整節個案。

文字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3127613159049

當頭薦骨共振訓練團體助教的心得

感謝Nancy姐讓我有機會擔任普那生活空間頭薦骨共振訓練團體的助教,這個課程不但學員的水準一年比一年高,而且欽騰大師每年上課都帶來更新、更精闢的講解,所以對於距離初次上課已經8年的我,今年聽課的時候仍然覺得好像是第一次接觸這個精妙的療癒。

在訓練的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個交換練習,我腦海裡浮現一個對頭薦骨工作的譬喻,對我來說頭薦骨工作的核心品質是「臨在而中立地傾聽和信任」,給予個案時就好像帶著小孩或寵物到一個安全的場域讓他在裡面倘佯,就只是在一旁看著,保持臨在地在心靈上連結,不做任何其他事情,不干預他,不滑手機、發呆或看書,就僅僅是支持他的探索以及和場域之間的互動,同時也觀照自己內在的變化,在我們之間存在著越來越深的信任和連結。

隨著時間的推移,從剛開始的內心起伏漸漸趨向和諧的韻律,不再著急、不需要抓取些什麼,內在整合消化了很多事情,然後在某個時刻靜了下來,騰出了空間得以轉化,療癒在這裡發生,一切都放鬆下來,輕鬆而美好,本地風光昭然若揭,就是這麼單純地存在。

美好的頭薦骨共振聚會

最近有很棒的收穫!

雖然殘念無法抽空參加Nancy阿姐舉辦的高雄普那生活空間兩次頭薦骨共振團練,失望之際意外得到參加台北活活聚落的頭薦骨共振說明會,以畢業執行師的身份與大家分享自己學習及給個案的心得,在說明會裡有很多收穫,略舉兩點如下:

  1. 跟前輩和新結業的同學們有交流的機會:很高興遇到Kevin、Sharma等前輩,聽到他們在專業及生活上的分享,讓我重新再回憶起課堂上欽騰所傳授的心法及重點技巧;還遇到詩琪等新結業的同學,看到她們很認真的態度讓我更加想要精進;當然還有主辦團隊:Kumar、Kaveesha和Ashana的用心分享,讓我覺得再次整合與複習了從前所學。
  2. 給予體驗個案獲得的收穫:不知道是團體一起給個案能量共振的關係,還是感受到前輩後學都在周遭而產生的興奮壓力,當天給的三個個案好像讓我的體驗向前跨了一大步,更能夠覺知在個案過程中的許多發生,僅僅在維持一個空間容器之下,更敞開和放手讓能量流動,待在未知順著下一個發生的生與滅,三位客人也明顯感覺到奇妙的經驗,她們的回饋讓我信心增加,真是美好的體驗!

從前個性較獨來獨往的我,錯過了很多和人交流的機會,希望日後能夠把握而不逃避適合的聚會,和大家一起共好共振地分享與成長。

開發新的感知經驗

最近從TED看到美國貝勒醫學院神經學家大衛.伊葛門的這段精采演講,內容與佛家所說的「六根互用」有許多相同之處,講者從科學的角度來闡述神奇的大腦不僅能經由眼視、耳聽、鼻聞、舌嚐、身觸來獲得訊息,更可以透過不同的「新感官」輸入來蒐集資訊,經過多次回饋訓練之後甚至能夠產生新的感知經驗,超越傳統感官而帶來意想不到的新功能,例如瞬間分析歷年股票做出買進及賣出的判斷。

這令我聯想到的是 — 像能量平衡頭薦骨共振等等的身體工作(甚至是中醫脈診、全息論等等更廣大的療癒方式),施作者可以透過雙手成為「新感官」來”閱讀”身體、”聆聽”身體的聲音。以能量平衡為例,在訓練過程中除了解剖生理、手法技術的知識傳授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讓雙手接收觸覺之外的新感覺,在神經傳導方面不再只是傳到觸覺相應的皮質,這就是為什麼有施作者在碰觸到案主身體時腦海中有時候會產生一些畫面,好像雙手有透視的功能可以看到組織間有一些糾結的狀態等等。其他像是頭薦骨共振就更不在話下,直接用雙手聆聽身體的語言進而給予邀請及支持。

其實最吸引我的是講者大衛.伊葛門說的我們可以運用新的方式來經驗這個世界,例如蝙蝠用迴聲定位來經驗周遭的空間,我們可以訓練、開發感官用更敞開的方式來與人和環境做連結,例如在適當及安全的環境之下,我們碰觸到樹木、動物甚至是人類可以感覺到他們不同的能量狀態,進一步更可以用新感官經驗來支持對方,但是別忘了,最重要還是用這種新的感知經驗來支持自己,與當下臨在的力量結合,你會發現這將是意想不到、令人驚艷無比的新體驗!

陪伴、允許與穿越

經過十多年的歷練,在個案中終於體會到陪伴、允許與穿越。

一切都是無常的,所以浪來了,終究也是會消逝的,情緒的波瀾因為許多不得已的苦衷而深鎖在身體裡,經由能量平衡的個案在案主願意敞開身心的情況下,可以化成一做橋樑,讓案主與內在小孩般的心重新相遇,如果你允許讓情緒重新顯現並流動,透過個案提供者的陪伴,就有機會穿越這股能量,回到放鬆的狀態。

感謝案主的信任與敞開,感謝介紹人南西的推薦,感謝尼騰這幾年的訓練,感謝一路走來的發生,所有師長、貴人、同學、家人朋友,每一位出現在生命的人,和所處的空間場地,以及不同維次的一切能量,願順著流持續學習成長,並與更多人結下善緣。

精微的身體工作

前幾天到華山藝文特區散步的時候,無意間進入一個紙的展覽「PAPER SHOW」,其中有幾件作品雕工非常精細,讓人一看到就會跟著進入到一種精微的狀態,好像一股能量從眼睛接收,傳達到心情,然後浸潤到全身。

這種細緻的能量似乎呼應到身體最精巧的單位 — 細胞


說到呼應細胞,昨天在給個案的空檔認識頭薦骨平衡資深工作者宜萱,她剛好提到在頭薦骨個案中,細胞會對外力以迴旋的方式迎接與釋放,這讓我聯想到這次見到的紙雕作品,兩者具有精微而細緻的能量。

剛好我和宜萱都曾經上過娜娃尼塔的移動舞蹈課程,娜娃尼塔在帶領身體移動時也非常重視與細胞連結,像是回到最初的胚胎狀況。同樣的,在能量平衡Rebalancing個案工作中,也有薦骨和枕骨的釋放,透過這種釋放把在關節、組織的工作與精微能量整合在一起,回到最初的本源和放鬆。

from http://www.navanita.net/

當在能量平衡個案中,給予者與接受者連結到身體的精微能量時,會彷彿到了另一個空間,有人說這個空間好像在不同次元,我的感覺好像是到了身體的細微之處,隨著一股能量悠游在細胞內外的空間,這個流動像是碰觸生命的源頭,喚醒了細胞從一到數兆的動力、生命力療癒力,在這相遇的瞬間,一股喜悅從心裡散發出來,我覺得這是個案療程最美的地方,同時也感謝這個當下、這個發生、和接受個案的人。

精微能量是身體工作迷人的地方之一,無論是對於接受者或給予者,或許你也可以來體驗一下~

個案體驗者分享─琬婷

第一次 胸腹療程

一開始聽聞是個會感到”痛”的療程,感到十分好奇,由於離開肯園之後自己也接觸了例如整復手法等課程,不再把痛認為是萬惡淵藪(在肯園時好像把痛視為一種罪惡似的,我想不只是我,許多芳療師可能也有類似的感覺),所以對於感到”痛”且結合羅夫調整手法的按摩讓我深感好奇。

一開始我似乎沒辦法很快進入療程,可能跟整個環境還不熟悉,跟Raymond也才第一次碰面,經過Raymond的一些安撫的手法,身體才漸漸變得柔軟。

療程開始後第一個觸動我很大的部位是我的左肩。那時我閉著眼睛,Raymond以兩隻手的手指按進似乎是我的三角肌前束和胸大肌之間的筋膜裡,那感覺好像是沿著那條筋膜掐住它,以便讓他釋放出內部的東西,在那一刻我的腦袋裡出現了許多畫面,多半是與悲傷的記憶相關,舊情人、痛苦的事件、對於生命脆弱的無助感的一些片段性的畫面,紛紛的淡入又淡出,那一刻我感覺悲傷的感覺大於痛覺(雖然也真的非常痛),那真是非常令人難以承受的感覺,於是我發現自己開始鼻酸,淚在眼中打滾,於是我請Raymond輕一些,他也照做了,但他的手離開我的肩膀時,確有一種悵然若失,好像只要再加一點力氣,更巨大的反應就會浮現。

右肩之後,Raymond開始施作我的右腹,做的是肋骨下緣腹外斜肌和腹直肌的部份,當Raymond的手按進橫隔膜以下的部份,我感到一陣痛感,但剛剛左肩的情感釋放仍持續,於是身體忙著應付著好幾種感覺,情緒和肉體的感覺,既痛又悲傷,在那一刻我才真實的體會到情緒原來真的會累積在身體裡的,而深層的按摩對於釋放情緒確實是有用的,這是做淋巴和肌肉療程時我所沒有體會過的。

做完正面,Raymond讓我翻到背面,開始做背和肩頸頭,在背部按摩時可能因為剛剛釋放完情緒,感到一陣疲累,呈現快睡著的狀態。 療程結束後我覺得心情很好,身體的重量像是被取出了一塊,變得輕盈了起來。


第二次 腿部療程

首先Raymond從左腳腳底開始做起,在內側腳底副甲狀腺和腦下垂體區非常疼痛,痛到幾乎要掉淚。做後腿腿背時,腿筋似乎有被捏起之感,非常的酸痛,感覺自己快要彈跳起來。而施作右小腿腳底時則感覺外側右肩和肝區疼痛。施作大腿和臀部則不覺酸痛,只覺得舒服。今日Raymond第一次幫我做薦骨,由於上次沒做,一開始還嚇了一跳,只覺得尾椎處一陣暖意,但沒有太多其他感覺。

整體來說,我覺得腿部療程不似胸腹療程那麼”有感覺”,我所謂的感覺是做胸腹療程時會有記憶和情緒湧出,這是做腿部療程時較沒有的體驗。但腿部有許多經常要運用到的肌肉,所以酸痛的感覺較胸腹明顯。我感覺做腿部療程時自己必須要專心的與自己的酸痛在一起,完全沒有餘力再去翻開記憶,只能透過深呼吸來陪伴自己的疼痛,等待肌肉緩滿的舒張開來,整個人才能緩和下來。


第三次 背部療程

療程開始前由於我第一次胸腹療程的經驗,我一直擔心施作背部的時候我會承受不了疼痛,但真正做了以後才發現沒有想像中那麼痛。

我知道自己脊椎兩側的肌肉非常僵硬,上半身肌肉很少、身體很單薄且輕微駝背,在肯園時做員福後就經常被問是不是曾經在生命裡發生了痛苦的重大事件,於是我猜想我的背部應該”看起來”就是歷經滄桑的一幅人生風景吧!(雖然一點都不值得驕傲)

療程後我發現自己的大、小圓肌處和腰際擴背肌處非常酸痛,其他部位倒是感到輕鬆舒適。但這天對於施作頭薦骨非常有感覺,在做薦骨時我感覺到一陣熱流從尾椎處慢慢沿著脊椎蔓延上來(似乎是沿著亢達里尼路線蜿蜒而上),一直到達頸骨後方,而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到這個感覺,覺得相當奇妙。

做顱骨的時候很快就感覺到腦中的一些波動,這些波動一開始呈現跳躍的方式,最後慢慢朝著同一個方向旋轉,我覺得心情很平靜,進入短暫的睡眠。


總結這三次的療程,其實是我滿特別的療程經驗。我覺得這是一個必須要時時專心與自己同在的按摩,不似其他身體療程有身處異地再回到地球的感覺,這個療程總是提醒我”現在的存在”,而我覺得這樣的提醒讓我知道現在自己的身體哪裡出現問題,隨著治療師的手一起突破、一起陪伴自己的狀態。我覺得這是一個治療師和受作者一起感受”覺醒”的療程,很期待自己和這個療程有更多更多的緣份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