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和抑制

這篇文章寫的是:

  1. 控制不一定是壞的,它可以是有助益的,內在和外在的生活和成長都需要適當的控制才能完成。
  2. 控制的相反是不控制,不控制並不是做出反方向的抑制,而是放下控制。控制與不控制之間需要平衡,控制是給出能量,而抑制會造成能量的損耗及阻礙。
  3. 控制背後的動機很重要,良善有愛的意圖和自私侵略的意圖都會帶來相應的結果。

從小,我就不喜歡控制,不管是控制別人或是被控制。

這次在阿努Anugyan的寧靜碰觸團體裡,我意識到或許是童年時期對長輩威權控制的反抗,加上因為就學環境中感受到許多師生、親子和男女之間的控制與痛苦。然後我還記得年輕時看了一部由安東尼霍普金斯主演的電影叫做「本能反應(Instinct)」,講述一位研究大猩猩教授放掉控制回歸本能而的故事,當時我並不了解生命需要控制和不控制之間的平衡,對控制的偏見讓我的內心留下印記(imprint,措尼仁波切稱之為「美麗的怪獸」),一遇到控制就會閃躲和反感。

當阿努在男人與女人的議題中工作時,我發現原來我之前把「控制」跟「掠奪」綁在一起,而忽略了其實掠奪只是控制的一種動機而已,其實控制還可以有很多原因,對內為了生理運作正常、有良好身心功能和平靜喜悅我們需要控制,對外為了完成理想、自我及小孩的成長和防非止惡我們也需要控制(不過這個原因是否有參雜「自私的慾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掠奪一定是控制,但控制不一定是掠奪。

關於身體的控制,今年1月我剛好在全民人體力學保健教室的人體力學痛源評估策略(FPES) part 3課程學到動作控制(Motor control)的觀念,動作控制是大腦和神經系統中儲存的動作策略與使用方式,它影響我們的生活層面非常深廣,許多疼痛和症狀背後的原因都是動作控制出了問題。如果我們捨棄或忽略這種身體控制,不但會造成許多不便,生命也難以開展出來。

關於外在的控制,因為在今年3、4月接觸武術而有了深刻的印象,武術的重要元素之一就是控制,這是我從萬成太極吳正文總教練口中第一次聽到,而在學習俄羅斯西斯特瑪武術中經驗與體會到,但不同既有概念的是,西斯特瑪的控制是「讓對方放鬆的控制」,因為自己的放鬆與歸於中心,使得對手降低緊張而舒服地被控制,後來想想,這點跟我在給予個案時的作法是一樣的。

關於內在的控制,需要被放下的是緊張(tension)而非意圖(intention),我們意圖活在健康、覺醒和擴展中而去連結資源、找尋中立和保持臨在,這也是一種控制,不過是放鬆、不費力的控制,一旦到達覺醒而擴張的狀態時,控制就不再需要了,在那之前為了目標我們還是需要控制的力量使我們保持在軌道上前進。

在這次寧靜碰觸的團體裡,有一節由我當模特兒在髂腰肌工作的示範個案,阿努在當中問我是否在生命中會“ Hold back”,Hold back的翻譯是「保留、抑制或退縮」,那時我意識到為了不願控制,我抑制了往前進的行動力,變得遲緩而鬆垮;為了逃避被控制,我抑制了可經驗的感官和心、屏住呼吸擋住感受。我的陽性能量因此被閹割,只能停留在男孩的狀態而無法成為一個男人。我想起學生時代參加營隊,夥伴們都覺得我很「滑溜」,還有約20年前肯園的溫佑君老師說我像「丸子三兄弟缺了中間那根支撐」,我的能量平衡個案老師尼騰Neeten幾年前也說過我的跟男性的連結有些問題。總之這一切的關於控制和抑制的議題,在寧靜碰觸團體中的探問和工作中讓我有了看見和領悟。控制是有意識地,而抑制是無意識地。

我心懷感激地寫下這些文字,除了給自己留下紀錄,也分享給有需要的朋友們,願大家都能享受到控制和無保留前進的好處。除此之外請切記一件事,那就是動機會帶來帶來相應的後果,你所給出的必定會回到自己身上,所以保持良善有愛的意圖無保留地去給予和付出,然後涵納、接受並完全經驗其帶來的豐盛成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