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璞歸真

因為近幾年同時從事物理治療師 ( physical therapist ) 的工作而在身體工作 ( bodywork ) 方面得到很多體悟,同時也因兼容學習武術、瑜珈、中醫結構治療等等也讓臨床的技巧獲得相當多的領會,然而即使已經儘量選擇適合自己且概念容易相容的課程來進修,還是常常在融合各家哲學、觀點和技法的同時,使自己做出的療程產生實質和意境上的變化,這種改變不能說是不好,相反地它其實符合我某方面的預期而在生命各階段展現不同的樣貌,但有時候還是會覺得自己太費力了,有太多造作的感覺。

在六月底和七月初這兩個周末完成 措尼仁波切所教的課程並持續練習後,上週二在一節身心再平衡 ( 能量平衡 ) 個案中迎來一個奇妙的時刻,就是當我不再追求「深層」和「效果」時,「表面」和「流動」帶來更多的禮物。其實先前已經有好多位長期案主跟我反映我的手法讓痛感增加許多,當時我自己認為那是融合許多新技巧而產生的質變,我知道自己在身體工作裡加入太多治療的滋味,我隱隱覺得那似乎是一個過程。

直到上周二陰錯陽差剛好有機會睡了午覺,在精神飽滿之下跟我持續一起工作很久的案主碰面,個案中我持續練習 措尼仁波切所教的,開闊和明晰伴隨熟悉的人、熟悉的時間和熟悉的技巧,我想起尼騰 Neeten 在訓練團體中所傳遞的輕和流動,同時憶起欽騰 Chintan 教的長潮和知識技巧,我觀察到「我所做的」和我自己以及案主有更緊密的聯繫,不需要費力,充滿了清晰,然後就發現我做出來的技巧更貼合身心再平衡 ( 能量平衡 ) Rebalancing 個案所原來要展現的,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體驗。

之後的幾天我做的個案也能延續這種感覺,有趣的是,我在診所提供的物理治療也同時改變了,變得更加精微和穩定,非常感謝這次的發生、以及促使這次發生的所有緣分,也謝謝案主們長期的陪伴和支持,期待未來能夠幫助和利益更多人。

回歸到身心的本初狀態

在全自費診所工作,我常常會因為要在第一次的療程找到患者症狀的成因並改善之而加快治療的速度,因此昨天一位相識20多年的好友在診間裡才會跟我說,他之前看我的貼文都是案主睡得很沉,為什麼換到他時會覺得超級痛的。其實主要的原因是我在工作室做的能量平衡個案與在診所提供的物理治療是兩種不同的服務,也因此我才會將兩種不同的場域工作,這也恰好是另一些朋友常問到的,為何我要回到醫療體系工作的原因。

治療和療癒本來就是有所差異的,之前我製作了影片文章心得加以說明,而現在我又有更進一步的解釋,那就是這是兩種不同的服務,雖然解決的問題或許相同,都是促進健康、緩解不適,但因為客戶本身的個別差異或是考量到當下的環境而有適合度的不同。例如有時候或有些人適合將不舒服的感覺視為身體和心理發出的訊號,從而往更深層的內在覺察與探究,踏上讓自己變得更通透和流動的道路;遇到另外不同的時機或是其他人則是需要擺脫、消除那些不舒服的感覺,讓他們回到正常的生活。正因為需求上的差異,提供的服務也會不一樣,於是我試著保留奧修能量平衡、頭薦骨共振等個案在工作室執行,然後如果有需要物理治療的人則引導到中西醫的診所改善他們的症狀。

然而這其中還是有一些彈性的,在實際的情況裡,選擇接受療癒個案的人可能也想消除症狀,選擇接受治療的患者也會需要抒發或整合感受,所以陰中有陽,陽中有陰,竟成為太極的模樣。有了太極就讓我想到了無極,老子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又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既然陰陽皆由道所演變,而道又遵從萬物本來的樣子,所以無論治療還是療癒,都離不開本然,回歸到身心的本初狀態,或許可以是問題共同的解答或指引方向。

無論在工作室或是診所工作,我都很開心,因為無論是用療癒取向或是治療策略,最後看到接受者平靜、輕鬆的表情,就覺得這真是太棒了。

再遇尼騰

剛忙完碩士學位,雖然處在重新盤整生活的忙碌狀態,還是特別挪出兩天前往高雄普那生活空間參加 Neteen 尼騰老師的奧修能量平衡訓練團體,順便把自己從慣性中抽離,好好觀照和反省。

這兩天的早晨我都是睡到五點多自然醒,然後在市區中徒步、思考和覓食,因為這陣子我都在看關於量子力學的 YouTube 影片,所以邊走邊感受「觀測」、「概率」和心經中「五蘊皆空」的關聯性,配合著回顧自己的前半生,覺得相當有趣。前段時間因為朋友的介紹,我與一位心理諮詢師晤談了四個月,所以能夠慢慢回憶起幾十年來的種種往事,並有了重新消化的機會。我像看電影般的回想在高雄念大學、接觸藏傳佛教、交女朋友和學習能量平衡按摩,似乎人生最重要的事都跟這裡有關,但我大部分的生活和工作卻依舊在台北,真是很有意思。行走在寬闊的街道上,心胸也自然開朗起來,沿路看到好多新穎、有創意的店家開展起來,覺得這邊看起來像是退休者的天堂。

因為提早到了教室,所以有時間跟此次團體的助教姿陵聊天,發現她用功、投入的一面,覺得很棒,另一位助教 Vita 感覺也有自信許多。這次團體很特別,很多同學都是在業界從事身體按摩經驗已久,所以手感本來就很好,整體授課進度感覺也特別快。距離上次親炙尼騰之教誨已經3年有餘,對於他數十年如一日對傳遞靜心與身體工作的價值依然深深佩服,能夠護持一個開放、清晰和流動的環境,又可以維持德國工藝般的堅持和高標準。短短兩天我讓三位同學練習、老師示範和當教學的模特兒,感到超級滋養,而且原本上課之前因為工作過度施力而受傷的手,僅僅一天就完全康復,真的是賺到了。

還有一件很棒的事是,我好久沒有幫案主在不著衣的狀態做深層組織按摩,這次能夠有機會重新找回這種手感,是一種純粹的感動,沒有特別的目的,只是像跳舞或作畫一般地映照出心與手在身體上交互運行的軌跡,真的很美。尼騰說能量平衡個案是一種創造和感覺得藝術,我非常認同,也深深覺得這門藝術值得投入一生來研究和實踐。感謝晰流文化董事長 Nancy 的邀請,以及我的岳母和小姨子照顧我與同行的孩子,果然我還是需要多與他人接觸和流動,才能激發出不同的靈感。希望能夠將得到的一切美好分享給更多人,謝謝。

「鬆」到底好不好?

在診所裡遇到一位患者問我一個有趣的問題:到底是鬆比較好?還是不鬆比較好?因為他的韌帶鬆掉導致關節不穩定,而我在幫他降低肌肉的張力時請他要放鬆,於是他產生了到底是鬆好還是不鬆好的疑問。

我跟他說身體的鬆有兩種,一種是鬆弛的( loose ),另一種是放鬆的( relaxed ),中文看起來容易混淆,用英文來描述就很清楚。鬆弛是原本用來連接和穩定的張力因故下降,造成沒有辦法固定的很好,例如韌帶或是肌腱等結締組織鬆弛會讓關節的穩定性變差而影響動作控制;而放鬆是指肌肉處在不收縮的狀態同時維持正常的張力,例如泡溫泉或按摩時全身都不用力舒坦地躺著時身體很放鬆。

我們希望關節不要鬆弛,但又希望關節在休息時能夠處於放鬆的狀態,因為如果關節一直處於緊繃會影響動作的展現。相對地,肌肉鬆弛會造成無法順利收縮,但肌肉在做為結抗肌時的放鬆又可以促進動作的協調性。

整體來說,我們不希望身體有鬆弛的現象,而是希望能夠有良好、有效率的控制力,包含不需要用力的地方能夠自由地放鬆,達到節省能量、促進協調性,讓身心更能夠連結、合一,最後達到在動態及靜態下都能同時放鬆而專注的的冥想狀態。

個案結束後的叮嚀

以下是每次做完雷門的能量平衡個案後,特別對自己好、愛自己的三個方式(也鼓勵平時做):

熱敷或泡澡

◎ 個案結束後的幾天到幾週內,身體都還會處在持續整合的狀態,這是身體還原到良好健康狀態的一個過程,這個時候如果多喝水、多休息和照顧自己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並建議可以在身體緊繃的地方熱敷。

◎ 熱敷以泡澡為佳,淋浴久一點也可以,水溫不用太熱,最好能夠溫熱到背部和兩個上手臂。用熱水袋和熱敷毯(墊)也可以,只要溫度注意不要太燙,時間也不要超過20分鐘。

◎ 如果有血壓較高的情況注意水溫只要比體溫高1、2度就好,不要泡超過心臟,注意維持水溫不要過熱或過冷,泡完要擦乾全身勿吹到冷風,身體不適時則停止泡澡。如果熱敷過程中有暈眩或不適就先暫停,再傳訊息跟雷門討論。

補充水份和優質蛋白質

◎ 喝水:乾淨不加糖(可加大黃瓜、檸檬或莓果)、不要喝冰水,以少量多次為原則(單次300 cc. 內,大約一杯馬克杯的容量)。飯前和飯後可喝但一次不要超過100 cc.。如果喝到排出來的尿液是透明無色時就一次不要喝太多水,以免增加腎臟負擔。

◎ 多吃優質蛋白質及維生素C,讓身體能夠有原料自行合成膠原蛋白(木耳富含膠質而不是膠原蛋白)。

◎ 多攝取抗氧化的食物,例如多色蔬果,但水果如果太甜的話要注意攝取量。

給自己一段安靜的時間

◎ 個案結束當天或接下來的幾天可能會有深層情緒釋放出現在夢境或是安靜時,此時需要給自己消化的時間,面對、允許及友善情緒。

◎ 做靜心冥想(動態和靜態都可以,動態的話推薦奧修亢達里尼或亂語靜心),也可沖澡或做自我淨化的儀式。

◎ 睡眠充足、迷你度假的感覺、let it be ~

能量平衡按摩的居家修行(三)

第四堂也是最後一堂的[能量平衡按摩的居家修行]線上工作坊給我一個很重要的啟示和觀念,尼騰在這堂課帶給我的是幫自己按摩的觀念,一直以來我都是幫別人按摩,但在從前許多空閒時間我卻沒有按摩自己的動機,表面上好像是很懶或是累了所以沒意願,實際上來說即使我是一位專業的身體工作者、常常有機會陪伴案主經驗他們的深層的情緒與筋膜組織,但是要觸碰自己的身心深處仍然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

尼騰說他常常會幫自己好好塗上乳液按摩,所以我在這堂課結束之後,也靜下心來照著做,起先在肩頸和大腿上很有舒壓感覺,覺得碰觸到自己真好。後來在腹部按摩時才最精彩,我緩緩地用指尖在緊繃的地方劃小圈圈,解除了表面的張力之後,在深層筋膜就運用棍型工具來輔助,以很慢、很緩和的速度感受深層的壓力一點一滴地釋放,同時對身體說謝謝,那麼久的時間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現在終於能夠觸碰並消融身體深處的淤積,覺得滿心歡喜,真心感激有這麼好的經驗,並且在日後希望能夠繼續保持,並且將這份經驗與更多人分享。 Photo by Chelsea shapouri on Unsplash

治療與療癒在觀點上的不同

除了在個人工作室給予奧修能量平衡個案(Osho Rebalancing)之外,三年多前我開始在復健科和骨科診所當物理治療師(physical therapist),外表上這是兩個看起來性質相似的工作,但其中卻有者迥然不同的地方,一年半前我有製作一段影片《專業的療癒與治療有什麼不同?》來說明兩者的差異,經過這段時間的經驗和心得累積之後,我想再談談治療和療癒之間觀點上的不同:

在我的理解裡,物理治療相對於傳統整復推拿最大的不同,是物理治療師所受的專業訓練中產生出的「評估(evaluation)」能力,那是一種在了解 患者的病史、觀察並做出理學檢查之後,對於引發症狀的原因的全盤理解能力,更進一步來說,就是「臨床推理」的能力。例如一位覺得自己有五十肩的患者來尋求物理治療,治療師在評估過後發現患者側抬肩膀到60~120度時會疼痛,但超過120 度時反而又不會痛了,而且被動抬患者的肩膀也沒有發現關節囊受限模式的那種卡卡的感覺,這個時候我們就會認為這比較可能是肩夾擊症候群,治療的方針也會朝向考慮的肩關節旋轉肌的運動治療,而不是做只做增加關節活動度的伸展運動。這種專業的評估能夠在短時間鑑別出引起症狀的原因並擬定治療方向,避免錯誤方向造成時間、金錢上的浪費甚至讓病情惡化,這點我覺得是物理治療師最大的價值所在。

在能量平衡個案,或者說是身體工作取向的療程,著重的是雙方的信任和與案主的連結,以及傾聽 ─ 以觸覺、聽覺、視覺和更深層的意識波動 ─ 收集到的資訊作為給予和與案主互動的參考。然而,與物理治療的評估和處方設計不同的是,能量平衡個案無論是傾聽或是給予都是連結到案主的整體(holistic),換句話說就是不侷限或鎖定某個特定部位,意即不鑽牛角尖,而是敞開自己讓訊息流過並透過邏輯與直覺的交互整合,得到一個完整的圖像。例如同樣遇到覺得自己有五十肩的案主,給予者就只是把肩痛和活動度受限放在「背景」,然後透過個案中的身體閱讀、碰觸和對話等方式得到案主可能有過於急躁、容易緊張甚至常常勉強自己做出超過負荷的事情,導致肩膀出現問題,因此在個案裡會朝向引導案主感覺放鬆、看見急躁的模式及探索背後的原因等等。一旦真正卡住的地方被看見或聽到,身體就自然會朝向自癒的方向前進,也許只要陪伴加上輕微的按摩和深呼吸,整個狀態就會舒緩很多。

症狀往往是身體發出的訊號,提醒我們要回到身體看看那些被逃避和遺漏的情緒或創傷,一旦堵住受到關注就會開始流動起來,那些警訊般的症狀就沒有存在的必要。無論用物理治療來推理或是能量平衡個案的方式來工作,終究都是傾聽身體的途徑,只要我們真心想要療癒自己,就能超越單單只想關掉警示燈般地擺脫症狀的想法,最終症狀和疾病會帶我們重新審視自己、調整步伐,體驗釋放後那份純粹的喜悅,迎向更美好的未來。

能量平衡按摩的居家修行(二)

昨晚再次與尼騰在線上相遇,沒帶任何期待上完第三堂的[能量平衡按摩的居家修行]線上工作坊,結果依然覺得訝異。

首先是像亢達里尼靜心剛開始的抖動,是尼騰很喜歡的,也是我的最愛之一,由輕盈到放開,讓能量流動起來,運行到全身,妙不可言。

然後就只是靜靜的閉上眼睛,感覺身體的每個部位,接著用僅僅是幾乎沒用力的撫觸滑過自己的側身,真是微妙,不知道會帶來這麼療癒的感受,用心在身體,有意識地碰觸。

最後在晃動和靜止交替的側身按摩中,我漸漸地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隨著呼吸敞開與釋放身體細部的糾結,然後放下,讓一切自然地整合運作。結束的時候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像是對著自己說「我回來了」。

感謝生命中能和這麼美好的經驗相遇。

能量平衡按摩的居家修行(一)

因為疫情延宕許久,由尼騰大師帶領的能量平衡訓練團體,終於更改成線上工作坊的方式進行,感謝普那生活空間的Nancy舉辦四堂[能量平衡按摩的居家修行],讓我可以一償親近老師的宿願,即使是在網絡相會,也覺得很開心。

每堂工作坊的內容都包含靜心、伸展、自我關節釋放和深層組織按摩,而第一堂課剛好是從手部開始。上課的前兩天我剛好接種完莫德納疫苗,所以直到上課的前一刻手臂都痠痛到抬不太起來,沒想到經過短短1.5小時的線上課程後,手臂變得完全不痠,像沒事一樣,真是太神奇了!

隔了兩週的第二堂課裡,透過尼騰的引導,我在自己的腿部做關節釋放和深層組織按摩的時候竟然感到非常新鮮而滿足,彷彿回到第一次學按摩那種驚豔的感覺。尼騰說了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段話,意思是包含關節釋放、按摩和伸展其實都是瑜伽,在當下帶著覺知回到身心合一,我覺得很有意思,也很受用。

目前工作坊剛好進行到一半,很期待接下來的兩堂課,尤其是在身體側面的工作,等到課程結束後再來跟大家分享。